<code id="wklr2"><em id="wklr2"><track id="wklr2"></track></em></code>
  1. <strike id="wklr2"><video id="wklr2"></video></strike>

    <strike id="wklr2"><small id="wklr2"><samp id="wklr2"></samp></small></strike>
      <center id="wklr2"></center>
    1. <object id="wklr2"></object>
      1. <center id="wklr2"></center><object id="wklr2"></object>
        <big id="wklr2"><s id="wklr2"><cite id="wklr2"></cite></s></big><pre id="wklr2"></pre>
              <object id="wklr2"><sup id="wklr2"><mark id="wklr2"></mark></sup></object><code id="wklr2"></code>

              2022年06月07日

              正法眼藏(十一)

              銀杏葉片葉脈純綠色背景攝影高清圖_1.jpg

              正法眼藏卷第三之上 正法眼藏卷第三之下

              徑山大慧禪師   宗杲    集并著語

              後學普善庵沙門慧悅???nbsp;風穴和尚示眾云。夫參學眼目。直須大用現前。勿自拘於小節。設使言前薦得。

              猶是滯殻迷封??v然句下精通。未免觸途狂見。汝等諸人應是從前學解明昧兩岐。如 今為汝一時掃卻。直須箇箇如師子兒吒髿地哮吼一聲。壁立千仞誰敢正眼覰著。覰著 則瞎卻渠眼。僧問。語默涉離微。如何通不犯。曰。長憶江南三月裏。鷓鴣啼處百花 香。問如何是佛。曰杖林山下竹筋鞭。真淨頌云。杖林山下竹筋鞭。水在深溪月在天。良馬不知何處去。阿難依舊世尊前。 溈山問仰山。寂子速道。莫入陰界。曰某甲信亦不立。山云。汝信了不立。未信不立。曰。只是某甲。更信阿誰。山云。若與麼。即是定性聲聞。曰佛亦不見。 大顛和尚示眾云。夫學道人須識自家本心。將心相示。方可見道。多見時輩只認揚眉瞬目一語一默。驀頭印可以為心要。此實未了。吾今為汝諸人分明說出。各須聽受。但除卻一切妄運想念現量即汝真心。


              此心與塵境及守認靜默時全無交涉。即心是佛。不待修治。何以故。應機隨照泠泠自用。窮其用處了不可得。喚作妙用乃是本心。大須護持。不可容易。 瑯邪覺和尚示眾云。汾陽先師道。汾陽門下有西河師子當門踞坐。但有來者即便齩殺。作何方便入得汾陽門。見得汾陽人?,樞罢谘Y也有些子?,樞坝芯岬貛熥?。若 有來者即自喪身失命。作何方便入得瑯邪門。見得瑯邪人。此兩轉語。汝等諸人還點 檢得出也無。若點檢得出。方名擇法眼。若不如是。且無安身立命處。


              玄沙問鏡清。不見一法為大過患。汝道不見甚麼法。清指露柱云莫是不見遮箇法 麼。曰。浙中清水白米從汝喫。佛法未會在。大溈喆云。若不是鏡清。幾乎忘前失後。何故。不逢別者。終不開拳。 黑水和尚參黃龍璣和尚。乃問雪覆蘆花時如何。龍曰猛烈。曰不猛烈。龍又曰猛烈。師又曰不猛烈。龍便打。師因而有省。 大陽明安和尚問梁山。如何是無相道場。梁指觀音云此是吳道子畫。安擬進語。


              梁急索云。遮箇是有相底。那箇是無相底。安於言下領悟。禮拜了依位立。山云何不 道取一句。安曰。道即不辭??稚霞埬?。山呵呵大笑云。此語已後上碑石去在。趙州和尚行腳時到一老宿處。宿問近離甚處。曰滑州。宿云幾程到遮裏。曰一躂 躂到。宿云好箇捷疾鬼。曰萬福大王。宿云參堂去。州應喏喏。有秀才見州乃讚歎云。和尚是古佛。州云秀才是新如來。 秘魔巖和尚常持一叉。凡見僧來即提起義云。甚麼魔魅教汝出家。甚麼魔魅教汝

              行腳。道得也叉下死。道不得也叉下死。速道速道。後霍山聞乃訪之。纔見未禮拜便 攛入懷去。師乃拊山背三下。山拍手云。師兄三千里外賺我來。三千里外賺我來。


              報恩明和尚問二禪客。上座近離甚處。云都城。曰上座離都城到此山。則都城少 上座。此山剩上座。剩則心外有法。少則心法不周。說得道理即住。不會即去。二人 無對。妙喜代曰。和尚謾某甲不得。某甲亦謾和尚不得。復曰。即今莫有道得相謾句者 麼。若也道得。許汝跳得金剛圈。吞得栗棘蓬。

              慈明和尚問顯英首座近離甚處。曰金鑾。曰夏在甚處。曰金鑾。曰去夏在甚處。 曰金鑾。曰前夏在甚處。曰金鑾。曰先前夏在甚處。座曰和尚何不領話。曰。我也不 能勘得汝。教庫下供過奴子來勘。且點一盌茶與汝濕口。


              懶安和尚示眾云。汝等諸人總來就安求覓甚麼。若欲作佛。汝自是佛。而卻傍家 走怱怱。如渴鹿趂陽燄。何時得相應去。阿你欲作佛。但無如許多顛倒攀緣妄想惡覺 垢欲不淨眾生之心。則汝便是初心正覺佛。更向何處別討。所以安在溈山三十來年。 喫溈山飯。屙溈山屎。不學溈山禪。只看一頭水牯牛。若落路入草便牽出。若犯人苗 稼即鞭撻調伏。既久可憐生受人言語。如今變作箇露地白牛。常在面前。終日露迥迥

               

               

              地。趂亦不去也。汝等諸人各自有無價大寶。從眼門放光。照山河大地。耳門放光。

              領釆一切善惡音響。六門晝夜常放光明。亦名放光三昧。汝自不識。取影在四大身中。內外扶持。不教傾側。如人負重擔從獨木橋上過。亦不教失腳。且道是甚麼物。恁 麼扶持便得如是。汝若覔毫髮即不見。故志公云。內外追尋覔總無。境上施為渾大有。

              趙州問僧曾到此間麼。云曾到。曰喫茶去?;蛟撇辉?。亦曰喫茶去。院主云。 和尚為甚曾到也云喫茶去。不曾到也云喫茶去。州曰院主。主應喏。州曰喫茶去。保 福云。趙州慣得其便。


              端師子因僧問。羚羊未生角時如何。曰怕。僧云。既是善知識。因何卻怕。曰。 山僧不曾見恁麼差異畜生。又放牛歌云。牛牛牛。休休休。更莫牽犂拽杷。任經冬夏 春秋。無繩無索。無準無鉤。朝來放向荒郊去。杳杳無蹤休更休。

              大龍和尚。僧問如何是佛。曰即汝是。云如何領會。曰更嫌鉢盂無柄那。 夾山示眾云。百草頭薦取老僧。鬧市裏識取自己。雲門云。蝦蟆鑽你鼻孔。毒蛇

              穿你眼睛。且向葛藤裏識取。 妙喜曰。夾山垛生招箭。雲門認賊為子。雖然如是。知恩者少。負恩者多。 黃龍南和尚示眾云。有一人朝看華嚴。暮看般若。晝夜精勤無有暫暇。有一人不參禪不論義。把箇破席日裏睡。於是二人同到黃龍。一人有為。一人無為。安下那箇 即是。良久云。功德天。黑暗女。有智主人。二俱不受。


              古有老宿不赴堂。侍者來請赴堂。宿云。我今日在莊上喫油糍飽。者云和尚不曾 出入。宿云你但去問取莊主。者纔出門。忽見莊主歸謝和尚到莊喫油糍。

              保唐和尚因杜相公問。弟子聞金和尚說無憶無念莫妄三句法門是否。曰然。公曰 此三句是一是三。曰無憶名戒。無念名定。莫妄名慧。一心不生。具戒定慧。非一非 三也。公曰後句妄字莫是從心之妄乎。曰從女者是也。公曰有據否。曰。法句經云。 若起精進心。是妄非精進。若能心不妄。精進無有涯。公聞疑情盪焉。


              誠禪師在荊南玉泉奉事秀禪師。後因兩宗盛化。秀之徒眾往往譏南宗曰。能大師 不識一字。有何所長。秀曰。佗得無師之智。深悟上乘。吾不如也。且吾五祖親付衣 法。豈徒然哉。吾所恨不能遠去親近。虗受國恩。汝等毋滯於此??赏芟|疑。佗 日歸來。還為吾說。誠便禮辭。至韶陽隨眾參請。不言來處。時六祖告眾曰。今有盜 法之人潛在此會。誠出禮拜。具陳其事。祖曰。汝師若為示眾。對曰。常指誨大眾。 令住心觀靜。長坐不臥。祖曰。住心觀靜。是病非禪。長坐拘身。於理何益。聽吾偈 曰。生來坐不臥。死去臥不坐。元是臭骨頭。何為立功過。誠曰。未審大師以何法誨 人。祖曰。吾若言有法與人。即為誑汝。但且隨方解縛。假名三昧。聽吾偈曰。一切 無心自性戒。一切無礙自性慧。不增不退自金剛。身去身來本三昧。誠聞偈悔謝。即 擔依歸。乃作一偈曰。五蘊幻身?;煤尉烤??;厝ふ嫒?。法還不淨。祖然之。尋回玉泉。


              翠巖真和尚示眾云。不見一法。是大過患。山河大地日月星辰。色空明暗不是一 法。拈起拄杖云。凡夫見拄杖喚作拄杖。聲聞人見拄杖認得頑空。撥無拄杖。菩薩人 見拄杖。幾曾掛著齒牙。饑來喫飯。困來打睡。寒來向火。熱則取涼。不見道一切智 智清淨。恁麼說話。笑破土地鼻孔。僧問如何是佛。曰同坑無異土。云如何是祖師西 來意。曰深耕淺種。問如何是佛法大意。曰五通賢聖。云學人不會。曰舌拄梵天。問 如何是學人轉身處。曰一堵墻百堵調。云如何是學人著力處。曰千日斫柴一日燒。云 如何是學人親切處。曰渾家送上渡頭船。


              黃檗在南泉為首座。一日捧鉢向南泉位上坐。泉入堂見乃問。長老甚年行道。檗 曰威音王已前。泉云猶是王老師兒孫。下去。檗便過第二位坐。泉休去。溈山云欺敵 者亡。仰山云。不然。須知黃檗有陷虎之機。溈山云子見處得與麼長。雪竇云??上?王老師。只見錐頭利。我當時若作南泉。待伊道威音王已前。即便於第二位坐。令黃 檗一生起不得。雖然如此。也須救取南泉。


              妙喜曰。何待問佗甚年行道。纔入堂見佗在主位。便捧鉢向第二位坐。直饒黃檗 有陷虎之機。擬向甚處施設。

              佛鑑和尚示眾。舉僧問趙州如何是不遷義。州以兩手作流水勢。其僧有省。又僧 問法眼。不取於相。如如不動。如何不取於相。見於不動去。法眼云。日出東方夜落 西。其僧亦有省。若也於此見得。方知道旋嵐偃嶽本來常靜。江河競注元自不流。其 或未然。不免更為饒舌。天左旋。地右轉。古往今來經幾徧。金烏飛。玉兔走。纔方 出海門。又落青山後。江河波渺渺?;礉擞朴?。直入滄溟晝夜流。遂高聲云。諸禪 德。還見如如不動麼。


              隍禪師初參五祖。雖嘗咨決而循乎漸行。後歸河北結菴長坐。積二十餘年不見惰 容。及遇六祖門人策禪師游方屆于河朔。聞隍曾參黃梅。菴居歲久。自謂正受。策知 隍所得未至。乃往問曰汝坐於此作麼。曰入定。曰。汝言入定。有心邪。無心邪。若 有心者。一切蠢動之類皆應得定。若無心者。一切草木之流亦合得定。曰我正入定時 則不見有有無之心。曰。既不見有有無之心。即是常定。何有出入。若有出入。則非 大定。隍無語良久問曰師嗣誰。曰我師曹溪六祖。曰六祖以何為禪定。曰。我師云。 夫妙湛圓寂。體用如如。五陰本空。六塵非有。不出不入。不定不亂。禪性無住。離 住禪寂。禪性無生。離生禪想。心如虗空。亦無虗空之量。隍聞法要遂捨菴往參六祖。祖愍其遠來便垂開抉。隍於言下豁然契悟。前二十年所得心都無影響。其夜河北檀 越士庶忽聞空中有聲曰。隍禪師今日得道也。後回河北開化四眾。


              巖頭參德山。纔跨門便問是凡是聖。山便喝。巖頭便禮拜。後有僧舉似洞山。山 云若不是豁公大難承當。頭聞乃云。洞山老漢不識好惡。錯下名言。我當時一手擡一 手搦。明招和尚示眾云。全鋒敵勝。罕遇知音。同死同生。萬中無一。尋言逐句其數河沙。舉古舉今滅胡種族。向上一路啐啄猶乖。儒士相逢握鞭回首。沙門所見誠實苦哉。拋卻真金隨群撮土。報諸稚子莫謾波波。解得佗玄猶兼瓦礫。不如一擲騰過太虗。 只此靈鋒阿誰敢近。任君來箭方稱丈夫。擬欲吞聲不消一钁。


              三角和尚。僧問如何是三寶。曰禾麥豆。云學人不會。曰大眾欣然奉持。 子湖云。三十餘年住子湖。二時粥飯氣力麤。無事上山行一轉。借問時人會也無。妙喜曰。不得作佛法商量。不得作世法解會。汝諸人還會麼。 南院問僧近離甚麼處。云襄州。曰來作甚麼。云特來禮拜和尚。曰恰遇寶應不在。僧便喝。院曰。向汝道不在。又喝作甚麼。僧又喝。院便打。僧禮拜。院曰。遮棒 本是汝打我。我且打汝。要此話行。瞎漢。參堂去。


              黃龍南和尚示眾。舉永嘉禪師道。游江海。涉山川。尋師訪道為參禪。自從認得 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關。諸上座。那箇是游底山川。那箇是尋底師。那箇是參底禪。那箇是訪底道。向淮南兩浙廬山南嶽雲門臨濟而求師訪道。洞山法眼而參禪。是向 外馳求。名為外道。若以毗盧自性為海。般若寂滅智為禪。名為內求。若向外求走殺 汝。若住於五蘊內求則縛殺汝。是故禪者非內非外。非有非無。非實非虗。不見道內 見外見俱錯。佛道魔道俱惡。瞥然與麼去兮月落西山。更尋聲色兮何處名邈。


              馬祖住傳法院。日常坐禪。讓和尚知是法器。往問曰大德坐禪圖甚麼。曰圖作佛。讓乃取一塼於彼菴前石上磨。祖曰作甚麼。曰磨作鏡。祖曰磨塼豈得成鏡邪。曰坐 禪豈得作佛邪。祖曰如何即是。曰。如人駕車。車若不行。打車即是。打牛即是。祖 無對。讓又曰。汝學坐禪。為學坐佛。若學坐禪。禪非坐臥。若學坐佛。佛非定相。 於無住法不應取捨。汝若坐佛即是殺佛。若執坐相。非達其理。祖聞示誨。如飲醍醐。禮拜問曰。如何用心即合無相三昧。讓曰。汝學心地法門如下種子。我說法要譬彼 天澤。汝緣合故當見其道。又問曰。道非色相。云何能見。曰。心地法眼能見乎道。 無相三昧亦復然矣。曰有成壞否。曰。若以成壞聚散而見道者。非也。聽吾偈曰。心 地含諸種。遇澤悉皆萌。三昧花無相。何壞復何成。祖蒙開悟。心地超然。侍奉十秋。日臻玄奧。


              長沙和尚遣一僧去問同參會和尚曰。和尚見南泉後如何。會默然。僧曰未見南泉 已前作麼生。云不可更別有也。僧回舉似長沙。沙示一偈云。百尺竿頭坐底人。雖然 得入未為真。百尺竿頭須進步。十方世界是全身。僧問只如百尺竿頭如何進步。曰。 朗州山。澧州水。僧曰不會。曰四海五湖皇化裏。妙喜曰。要見長沙更進一步。若有人問如何進遮一步。我待欵欵地與你葛藤。 芙蓉訓和尚初參歸宗。問如何是佛。宗曰。我向汝道。汝還信否。訓曰。和尚誠

              言。何敢不信。曰即汝便是。訓曰如何保任。宗曰。一翳在眼??栈▉y墜。訓於此有省。法眼云。若無後語。何處討歸宗。


              真淨和尚開堂示眾云。問話且止。祇知問佛問法。殊不知佛法來處。且道從甚麼 處來。乃垂下一足云。昔日黃龍親行此令。十方諸佛無敢違者。諸代祖師一切賢聖無 敢越者。無量法門一切妙義。天下老和尚舌頭始終一印無敢異者。無異即且止。印在 甚麼處。還見麼。若見非僧非俗無徧無黨。一一分付。若不見。而我自收。遂收足。 乃喝云。兵隨印轉。將逐符行。佛手驢腳生緣老。好痛與三十棒。而今會中莫有不甘 者麼。若有。不妨奇特。若無。新長老謾汝諸人去也。故我大覺世尊昔日於摩竭陀國 十二月八日明星現時豁然悟道。大地有情一時成佛。今有釋子沙門克文於東震旦國大 宋筠陽城中六月十三日赫日現時又悟箇甚麼。以拂子畫一畫云。我不敢輕於汝等。汝 等皆當作佛。


              趙州和尚問南泉。知有底人向甚麼處去。泉曰向山前檀越家作一頭水牯牛去。州 云謝師指示。泉曰昨夜三更月到窻。雲峯悅云。若不是南泉。洎被打破蔡州。無業國師問馬祖。如何是祖師西來密傳心印。祖曰大德正閙在。且去。別時來。 師纔出。祖召云大德。師回首。祖曰是甚麼。師忽領悟。便作禮。祖曰。遮鈍漢。禮 拜作甚麼。晦堂和尚示眾云。若也單明自己不悟。目前此人有眼無足。若悟目前不明自己。 此人有足無眼。據此二人。十二時中常有一物蘊在胷中。物既在胷。不安之相常在目 前。既在目前。觸途成滯。作麼生得平穩去。祖不言乎。執之失度。必入邪路。放之 自然。體無去住。


              六祖因二僧對論風旛。一云風動。一云旛動。祖曰。不是風動。不是旛動。仁者 心動。二僧竦然。雪峯云。大小祖師龍頭蛇尾。好與二十棒。孚上座侍次齩齒。峯云。我與麼道。也好與二十棒。 妙喜曰。要識孚上座麼。犀因翫月紋生角。要識雪峯麼。象被雷驚花入牙。 法眼問修山主。毫氂有差天地懸隔。兄作麼生會。修云毫氂有差天地懸隔。曰。與麼會又爭得。修云某甲只與麼。和尚又作麼生。曰毫氂有差天地懸隔。修於此有省。保寧勇頌云。石城親切問同參。不話東西便指南。明暗兩條來往路。依稀屈曲在煙 嵐。法雲杲和尚。僧問達磨西來傳箇甚麼。曰周秦漢魏。問。僧問雲門。如何是透法 身句。門云北斗裏藏身。意旨如何。曰赤心片片。云若是學人即不然。曰汝又作麼生。云昨夜擡頭看北斗。依稀卻似點糖糕。曰。但念水草。餘無所知。 蘇溪和尚。僧問如何是定光佛。曰鴨吞螺師。云還許學人轉身也無。曰眼睛凸出。

              香嚴端和尚示眾云。語是謗。默是誑。語默向上有事在。老僧口門窄。不能與汝說得。便下座。

               

              天柱慧和尚因僧問。達磨未來此土時還有佛法也無。曰。未來且置。即今事作麼生。曰某甲不會乞師指示。曰。萬古長空。一朝風月。良久云會麼。自己分上作麼生。干佗達磨來與未來作麼。佗家來。大似賣卜漢。見汝不會。為汝錐破。卦文纔生。 吉兇盡在汝分上。一切自看。僧問如何是解卜底人。曰汝纔出門時便不中也。鳥窠和尚因侍者會通一日欲辭。久問汝今何往。曰。某甲為法出家。和尚不垂慈 誨。今往諸方學佛法去。曰。若是佛法。吾此間亦有少許。云如何是和尚此間佛法。 鳥窠於身上拈起布毛吹之。侍者因此大悟。大溈秀云??上д谏J佗口頭聲色以當平 生。不知自己光明蓋天蓋地。


              預覽圖_千圖網_編號34830266.jpg


              妙喜曰。恁麼批判。也未夢見鳥窠在。 泐潭準和尚因侍者告辭。遂掇筆書偈云。鳥窠吹布毛。老婆為侍者。今古道雖同。寶峯不然也。二月三月時。和風滿天下。在處百花開。遠近山如畫。岐路春禽喧。 高巖春水瀉。頭頭三昧門。虗明周大野。好箇真消息。書送汝歸舍。衲僧末後句。噓。是何言歟。

              趙州和尚。僧問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曰無。五祖演頌云。趙州露刃劒。寒霜光 焰焰。擬欲問如何。分身作兩段。僧云。上至諸佛。下至螻蟻。皆有佛性。狗子為甚 麼卻無。州曰有業識在。真淨頌云。言有業識在。誰云意不深。??萁K見底。人死不 知心。南和尚住黃檗時示眾云。鐘樓上念讚。床腳下種菜時如何。眾人下語皆不契。末 後真覺勝和尚云。猛虎當路坐。南首肯。


              石門聰和尚示眾云。各各英雄丈夫兒。堂堂物我更何疑。見前歷歷明如日。展縮 當人示疾時。超然不得長空路。獨脫禪光得自知。多聞方便談今古。濟物須彰閃電機。良久云。去去西天路。迢迢十萬餘。僧問。若能轉物即同如來。未審三門佛殿如何 轉。曰我向汝道汝還信麼。云和尚誠言安敢不信。曰遮漆桶。

              汾陽和尚曰。夫說法者須具十智同真。若不具十智同真。邪正不辨緇素不分。不 能與人天為眼目。決斷是非。如鳥飛空而折翼。如箭射的而斷弦。弦斷故射的不中。 翼折故空不可飛。弦壯翼牢空的俱徹。作麼生是十智同真。與諸上座點出。一同一質。二同大事。三總同參。四同真智。五同徧普。六同具足。七同得失。八同生殺。九 同音吼。十同得入。又云。與甚麼人同得入。與誰同音吼。作麼生是同生殺。甚麼物 同得失。阿那箇同具足。是甚麼同徧普。何人同真智。孰能總同參。那箇同大事。何 物同一質。有點得出底麼。點得出者不吝慈悲。點不出者未有參學眼在。切須辨取。 要識是非。面目見在。不可久立。

              妙喜曰。汾陽老子末後若無箇面目見在。一場敗闕。雖然如是。未免喪我兒孫。 喝一喝。



               

              保壽和尚開堂。三聖乃推出一僧。壽便打。聖云。恁麼為人。瞎卻鎮州一城人眼去在。壽便歸方丈。雲峯悅云。臨濟一宗掃地而盡。因甚麼卻到遮裏。驀拈拄杖云。 甚麼處去也。真淨頌云。探騎飛來棒下寧。瞎人翻滿鎮州城。太平本是將軍致。不許 將軍見太平。真如頌云。法眼持來付與誰。三聖推僧決眾疑。將軍令舉群夫駭。直得 盲聲徹四夷。長慶巘和尚示眾云。彌勒世尊。朝入伽藍。暮成正覺。乃說偈云。三界上下法。 我說皆是心。離於諸心法。更無有可得??促㈨N道也太殺惺惺。若比吾徒。猶是鈍 漢。所以一念見道三世情盡。如印印泥更無前後。諸子。生死事大快須薦取。莫為等 閑業識茫茫。蓋為迷己逐物。世尊臨入涅槃。文殊請佛再轉法輪。世尊咄云。吾四十 九年住世。不曾有一字與人。汝請吾再轉法輪。是謂吾曾轉法輪也。然今時眾中建立 箇賓主問答。事不獲已。蓋為初心爾。芭蕉清和尚。僧問如何是提婆宗。曰赤旛在左。問。賊來須打??蛠眄毧?。忽遇 客賊俱來時如何。曰屋裏有一緉破草鞋。云只如破草鞋還堪受用也無。曰。汝若將去。前兇後不吉。問古佛未出興時如何。曰千年茄子根。云出興後如何。曰金剛努出眼。


              大安幹和尚。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曰羊頭車子推明月。 巖頭共羅山尋塔基次。到中路。羅山忽然喚云和尚。頭回首云作麼生。山以手指

              曰遮裏好一片地。頭喝云瓜洲賣瓜漢。又行三二里歇次。羅山禮拜問。和尚豈不是三 十年前在洞山來。又不肯洞山。頭云是。山云和尚豈不是法嗣德山。又不肯德山。頭 云是。山云不肯德山即不問。只如洞山有甚麼虧缺。頭良久云。洞山好佛。只是無光。羅山便禮拜。 妙喜曰。巖頭父子雖善暗去明來。子細點檢將來。未免髑髏敲磕。


              石霜性空和尚。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曰。如人在千尺井中。不假寸繩出得此 人。即答汝西來意。僧曰近日湖南暢和尚出世。亦為人東語西話??諉旧硰涀С鏊缹?著。沙彌即仰山。山後舉問耽源。如何出得井中人。源咄云。癡漢。誰在井中。山又 問溈山。如何得六根門頭各各頓去。溈曰。若悟了。根無不頓。曰祇如性空和尚道。 如人在千尺井中。不假寸繩如何出得。又作麼生。溈曰我有箇方便出得。曰未審和尚 如何出得。溈召慧寂。山應喏。溈曰出了也。仰山於此有省。住仰山後謂眾曰。我耽 源處得名。溈山處得地。


              雲蓋智和尚示眾。舉趙州問僧向甚處去。云摘茶去。州曰閑。乃頌云。道著不著。何處摸索。背後龍鱗。面前驢腳。翻身筯斗。孤雲野鶴。阿呵呵。又示眾云。唯一 堅密身。一切塵中現。雲蓋今日。千山鬱茂鳥獸嘶鳴。百花競發萬木抽枝。盡是諸佛 箇箇真如。汝等諸人游山翫水。直須急著眼睛。莫被伊謾。

               

              世尊因有外道問曰。不問有言。不問無言。世尊良久。外道讚歎云。世尊大慈大悲。開我迷雲令我得入。外道去後。阿難問佛云。外道有何所證而言得入。佛云。如 世良馬。見鞭影而行。天衣懷頌云。雙鋒覆護兩俱摧。迷雲從此豁然開。收得劫初鈴 子後。輕輕一振動雲雷。永嘉大師初到曹溪。乃遶繩床三匝振錫而立。祖曰。夫沙門者。具三千威儀八萬 細行。大德自何方而來。生大我慢。曰。生死事大。無常迅速。祖曰。何不體取無生。了無速乎。曰。體本無生。了本無速。祖曰。如是如是。師方具威儀作禮。須臾告 辭。祖曰返太速乎。曰。本自非動。豈有速邪。祖曰誰知非動。曰仁者自生分別。祖 曰汝甚得無生之意。曰無生豈有意邪。祖曰無意誰當分別。曰分別亦非意。祖曰。善 哉善哉。少留一宿。


              徑山國一禪師。唐代宗詔至闕下親加瞻禮。一日師在內庭見帝起立。帝曰師何以 起。曰檀越何得向四威儀中見貧道。妙喜曰。不向四威儀中又如何見國一。 德山和尚小參示眾云。今夜不答話。有問話者三十棒。時有僧出禮拜。山便打。僧云。某甲話也未問。為甚打某甲。山云汝是甚處人。云新羅人。山曰未跨船舷好與 三十棒。大溈喆頌云。高提祖印踞寰中。孰肯當機定吉兇。不是新羅遮衲子。爭教千 古振清風。


              雲居膺和尚。僧問山河大地從何而有。曰從妄想有。僧云與某甲想出一鋌金得麼。膺便休去。僧不肯。雲門云。已是葛藤。不能折合得。待伊道想出一鋌金得麼。拈 拄杖便打。高亭簡和尚初參德山。隔江見德山在江岸坐。乃隔江問訊。山以手招之。簡豁然 開悟。便橫趨而過。更不渡江。遂返高亭住持。真淨和尚示眾。舉印宗法師問盧行者云。仁者在黃梅。有何言教旨趣傳授。盧曰。彼指授者唯論見性成佛。不說禪定解脫無念無為。宗云何故不說禪定解脫無念無為。盧曰為是二法。不是佛法不二之法。宗云如何是不二之法。盧曰。如仁者講涅槃經。明見佛性是名佛法不二之法。諸禪德。彼時小巧禪道。早是中半了也。如今叢林多 是唯論禪定解脫無念無為。且道六祖底是如今底是。分即是不分即是。若分去有違有 順有是有非。若不分又不辨邪正埋沒我宗乘。譬如世間道路。有直有迃有險有善。其 行路者可行即行可止即止。大眾還識泐潭老僧麼。良久云。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 為報佛恩。


              曹山問德上座。菩薩在定。聞香象渡河。出甚麼經。曰出涅槃經。云定前聞定後 聞。曰和尚流也。云道也太殺道。始道得一半。曰和尚如何。云灘下接取。

              妙喜曰。甚麼參處去也。百丈和尚凡參次。有一老人常隨眾聽法。眾退老人亦退。忽一日不退。丈遂問。面前立者復是何人。老人云。某甲非人也。於過去迦葉佛時曾住此山。因學人問大修 行底人還落因果也無。云不落因果。後五百生墮野狐身。今請代一轉語。遂問云。大 修行底人還落因果也無。云不昧因果。老人於言下大悟。作禮云。某甲已脫野狐身。 住在山後。乞依亡僧事例。丈令維那白眾云食後送亡僧。食後丈領眾至山後巖下。以 杖挑出一死野狐。乃依法火葬。丈至晚上堂。舉前因緣。黃檗便問。古人錯對一轉語 墮五百生野狐身。轉轉不錯。合作箇甚麼。丈云近前來與汝道。檗遂近前與丈一掌。 丈拍手笑云。將謂胡鬚赤。更有赤鬚胡。溈山作典座。司馬頭陁舉前語問溈。溈乃撼 門扇三下。司馬云太麤生。溈云佛法不是遮箇道理。溈又舉問仰山。山云黃檗常用此 機。溈云天生得從人得。曰。亦是稟受師承。亦是自性宗通。溈云如是如是。真淨頌 云。不落藏鋒不昧分。要伊從此脫狐身。人人盡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見一。人真如頌 云。大冶洪鑪。烹佛烹祖。規模鎔盡。識者罔措。


              寶公云。如我身空諸法空。千品萬類悉皆同。雲門云。你立不見立。行不見行。 四大五蘊不可得。何處見有山河大地來。是你每日把鉢盂噇飯。喚甚麼作飯。何處更 有一粒米來。

              天聖泰和尚到瑯邪覺和尚處。覺問。理兵掉鬬未是作家。匹馬單槍便請相見。泰 指覺云。將頭不猛累及三軍。覺打一坐具。泰亦打一坐具。覺接住云。適來一坐具是 山僧令行。上座一坐具落在甚麼處。泰云伏惟尚饗。覺托開云。五更侵早起。更有夜 行人。泰云賊過後張弓。覺云且坐喫茶。

              長沙和尚因竺尚書問。蚯蚓斬為兩段。兩頭俱動。未審佛性在阿那頭。曰莫妄想。書云爭奈動何。曰會即風火未散。又謁師。師喚尚書。書應喏。曰不是尚書本命元 辰。書云不可離卻即今祇對。別有第二箇主人公也。曰喚尚書作至尊得麼。書云與麼 則總不祇對。和尚莫是弟子主人公否。曰。非但祇對與不祗對時。從無始劫來是箇生 死根本。乃示偈曰。學道之人不識真。只為從來認識神。無量劫來生死本。癡人喚作 本來人。


              妙喜曰。即今祇對者既不是本來人。卻喚甚麼作本來人。良久曰。我恁麼道。且作死馬醫。白雲端和尚示眾云。如我按指。海印發光。拈起拄杖云。山河大地。水鳥樹林。 情與無情。今日盡向法華拄杖頭上作大師子吼。演說摩訶大般若。且道天臺南嶽說箇 甚麼法門。南嶽說洞上五位修行。君臣父子各得其宜。莫守寒巖異草青。坐著白雲宗 不妙。天臺說臨濟下三玄三要四料揀。一喝分賓主。照用一時行。要會箇中意。日午 打三更。廬山出來道。你兩箇正在葛藤窠裏。不見道欲得不招無間業。莫謗如來正法 輪。大眾。據此三箇漢見解。若上衲僧秤子秤。一箇重八兩。一箇重半斤。一箇不直 半分錢。且道那箇不直半分錢。良久云。但願春風齊著力。一時吹入我門來。


              王常侍一日治事次米胡至。侍乃舉筆示之。米曰還判得虗空麼。侍乃擲下筆。入宅更不相見。米胡致疑。明日憑華嚴和尚置茶筵次設問。昨日米胡有何言句便不相見。侍云師子齩人韓獹逐塊。米纔聞。遽出朗笑曰。我會也。我會也。侍云。會即不無。你試道看。米云請常侍舉。侍乃豎起一隻筯。米云遮野狐精。侍云遮漢徹去也。大 溈喆云。米胡雖然如是。且只得一橛。常侍云遮漢徹去。大似看樓打樓。大溈即不然。常侍雖是箇俗漢。筆下有生殺之權。米胡是一方善知識。要且出佗圈[袖-由+貴]不 得。當時待佗擲下筆。但向道我從來疑著遮漢。


              臨濟和尚在黃檗會裏。因首座勉令問黃檗。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檗遂與二十棒。如是三次問。每蒙賜棒。乃告辭首座曰。幸蒙慈悲令去問訊和尚。三度發問三度喫 棒。自恨障緣不領深旨。今且辭去。座曰。汝若去。須辭和尚了行。濟遂禮拜退。座 先到黃檗處白曰。問話底後生甚是如法。已後為一株大樹蔭覆天下人去在。若來辭和 尚。願垂提誨。濟乃辭黃檗。檗曰。汝向高安灘頭大愚處去。必為汝說。濟到大愚。 愚問甚麼處來。云黃檗來。曰黃檗有何言句。濟遂舉前話。復問云不知過在甚處。愚 曰。黃檗與麼老婆心。為汝得徹困。更來遮裏問有過無過。濟於言下大悟云。元來黃 檗佛法無多子。


              大愚扭住曰。遮尿床鬼子。適來道有過無過。如今卻言黃檗佛法無多 子。汝見箇甚麼道理。速道速道。濟於大愚肋下築三拳。愚托開曰。汝師黃檗。非干 我事。濟回黃檗。檗見來乃曰。遮漢來來去去。有甚了期。濟云。只為老婆心切。遂 舉前話。檗曰。遮大愚老漢饒舌。作麼生得佗來。云要佗來作麼。檗曰待佗來痛與一 頓。濟云。說甚麼待佗來。即今便喫。隨後便掌。黃檗曰遮風顛漢卻來遮裏捋虎鬚。 濟便喝。檗曰侍者引遮風顛漢參堂去。溈山問仰山。臨濟得大愚力。得黃檗力。仰山 曰。非但騎虎頭。亦解據虎尾。


              鹽官和尚問座主蘊何經論。云華嚴經。曰華嚴經有幾種法界。主云略而言之有四。廣說則重重無盡。鹽官豎起拂子曰。遮箇是第幾種法界中收。主良久。官曰。思而 知。慮而解。是鬼家活計。日下孤燈。果然失照。下去。妙喜曰。兩段不同。收歸上科。 大梅和尚示眾云。汝等諸人各自回心達本。莫逐其末。但得其本。其末自至。若欲識本。唯了自心。此心元是一切世間出世間法根本。故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 滅。心且不附一切善惡而生。萬法本自如如。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曰。蒲花柳絮。 竹針麻線。


              五祖演和尚示眾云。每日起來拄卻臨濟棒。吹雲門曲。應趙州拍。擔仰山鍬。驅 溈山牛。耕白雲田。七八年來漸成家活。更告諸公。每人出一隻手相共扶助。唱歸田 樂。麤羹淡飯且恁麼過。何也。但願今年蠶麥熟。羅睺羅兒與一文。僧問牛頭未見四 祖時如何。曰頭上戴纍垂。云見後如何。曰青布遮前。云未見四祖時為甚麼百鳥銜花 獻。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云見後為甚麼百鳥不銜花獻。曰貧與賤是人之所惡。


              古靈和尚行腳遇百丈開悟。卻回福州大中寺。受業師問曰。汝離吾在外得何事業。曰並無事業。遂遣執役。一日因澡浴命靈去垢。靈乃拊背曰。好所佛殿。而佛不聖。其師回首視。之靈曰。佛雖不聖。且能放光。其師又一日在窻下看經。蜂子投窻紙 求出。靈覩之曰。世界如許廣闊不肯出。鑽佗故紙驢年去。其師置經問曰。汝行腳遇 何人。吾前後見汝發言異常。靈曰某甲蒙百丈和尚指箇歇處。今欲報慈德耳。其師於 是請為說法。靈乃舉唱百丈門風曰。靈光獨耀。逈脫根塵。體露真常。不拘文字。心 性無染。本自圓成。但離妄緣。即如如佛。其師於言下感悟。


              世尊於涅槃會上以手摩胷告眾曰。汝等善觀吾紫磨金色之身。瞻仰取足。勿令後 悔。若謂吾滅度。非吾弟子。若謂吾不滅度。亦非吾弟子。時百萬億眾悉皆悟道。雲 峯悅云。然膏肓之門不足以發藥。雲峯今日且作死馬醫。汝等諸人皮下有血麼。雲門問臥龍。明己底人還見有己麼。龍曰不見有己始明得己。又問長連床上學得 底是第幾機。龍曰第二機。門云作麼生是第一機。龍曰緊峭草鞋。妙喜曰。騎賊馬趕賊隊。借婆帔子拜婆年。 終南山政禪師。因唐文宗好嗜蛤蜊。沿海官吏遞進亦勞。一日御廚中有擘不開者。帝以為異。因焚香禱之乃開。即見菩薩形梵相具足。帝遂貯以金粟檀香合。覆以美 錦。賜興善寺眾僧瞻禮。乃問羣臣此何祥瑞。因詔師問。師云。臣聞物無虗應。此乃 啟陛下信心耳。故契經云。應以此身得度者。即現此身而為說法。帝云。菩薩身已現。且未聞說法。師云。陛下覩此為常耶非常耶。信耶非信耶。帝云。希奇之事。朕深 信焉。師曰陛下已聞說法竟?;是榇髳?。得未曾有。勑天下寺各立觀音像。


              汾陽昭和尚示眾曰。凡一句語須具三玄門。每一玄門須具三要。有照有用?;蛳?照後用?;蛳扔冕嵴??;蛘沼猛瑫r?;蛘沼貌煌瑫r?;蛳日蔗嵊?。且要共汝商量。先 用後照。汝也須是箇人始得。照用同時。汝作麼生當抵。照用不同時。汝又作麼生湊 泊。僧問如何是大道之源。曰掘地覔天。云何得如此。曰不識幽玄。又問如何是賓中 賓。曰合掌菴前問世尊。云如何是賓中主。曰對面無儔侶。云如何是主中賓。曰。陣 雲橫海上。拔劒攪龍門。云如何是主中主。曰。三頭六臂擎天地。忿怒那吒撲帝鍾。 通禪師看楞伽經約千餘徧而不會三身四智。禮六祖求解其義。祖曰。三身者。清 淨法身汝之性也。圓滿報身汝之智也。千百億化身汝之行也。若離本性別說三身。即 名有身無智。若悟三身無有自性。即名四智菩提。聽吾偈曰。自性具三身。發明成四 智。不離見聞緣。超然登佛地。吾今為汝說。諦信永無迷。莫學馳求者。終日說菩提。


              通曰四智之義可得聞乎。祖曰。既會三身。便明四智。何更問邪。若離三身別談四 智。此名有智無身也。即此有智還成無智。復說偈曰。大圓鏡智性清淨。平等性智心 無病。妙觀察智見非功。成所作智同圓鏡。五八六七果因轉。但用名言無實性。若於 轉處不留情。繁興永處那伽定。通禮謝。以偈贊曰。三身元我體。四智本心明。身智 融無礙。應物任隨形。起修皆妄動。守住匪真精。妙旨因師曉。終亡污染名。

               

              預覽圖_千圖網_編號34894776.jpg


              臨濟和尚問龍光。不展機鋒如何得勝。龍光據坐。濟曰大善知識豈無方便。龍光乃瞪目曰嗄。濟以手指曰。遮老漢今日敗闕也。 妙喜曰??上埞夥胚^遮漢。雖然如是。也須救取臨濟老漢始得。 保寧勇和尚示眾云。智不到處切忌道著。道著即頭角生。大眾。頭角生了也。是牛是馬。又頌雲門須彌山云。萬仞峯頭立大乖。須臾眨眼落懸崖。通身不損毫毛者。 天上人間安敢埋。五祖演和尚示眾云。說佛說法。拈椎豎拂。白雲萬里。德山入門便棒。臨濟入門 便喝。白雲萬里。然後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也則白雲萬 里。忽有箇出來道。長老你恁麼道。也則白雲萬里。遮箇說話喚作矮子看戲隨人上下。三十年後一場好笑。且道笑箇甚麼。笑白雲萬里。僧問不昧當機請師直道。曰揑聚 放開。又示眾云。本末須歸宗。尊卑用其語。利劒擲虗空。大棒打老鼠。


              雲巖掃地次道吾云。何得太區區生。巖云須知有不區區者。吾云恁麼則有第二月 也。巖豎起掃帚云遮箇是第幾月。吾便休。玄沙云。我當時若見。向伊道正是第二月。雲門云。奴見婢殷勤。真如云。將勤補拙。此三句語。一句可以定乾坤。一句可以 驗衲僧。一句可以接初機。諸人還揀辨得麼。若揀辨得出。許汝親見慧光。若辨不出。莫道慧光山勢險。隔江遙望碧雲閑。 洞山初和尚示眾云。舉唱宗乘。闡揚大教。須得法眼精明方能鑑辨緇素。切緣真妄一源。水乳同器。到此難分。洞山尋常以心中眼觀身外相。觀之又觀。乃辨真偽。 若不如是。何名善知識。夫善知識者。驅耕夫之牛。奪饑人之食。方名善知識。即今 天下那箇是真善知識。諸禪德。參得幾箇善知識來也不是等閑。直須參教徹覰教透。 千聖莫能證明。方顯大丈夫兒。不見釋迦老子明星出時豁然大悟。與大地眾生同時成 佛。無前後際。豈不暢哉。雖然如是。若遇明眼衲僧。也好劈脊便棒。僧問。維摩掌 擎四世界。未審維摩身在甚麼處。曰在闍梨後底。云為甚在學人後底。曰還我話頭來。問絕點無蹤時如何。曰尖斗量不盡。問如何是衲僧本分事。曰駱駝渡漢江。問如何 是親切一句。曰達磨無當門齒。


              德山到溈山。挾複子直上法堂。從西過東從東過西。顧視云無無。便出。至門首 卻云。也不得草草。便具威儀再入相見。溈山坐次。德山提起坐具云和尚。溈山擬取 拂子。德山便喝。拂袖而出。背卻法堂著草鞋便行。溈山至晚問首座。適來新到在甚 處。首座云當時背卻法堂著草鞋出去。溈云。此子已後向孤峯頂上盤結草菴呵佛罵祖 去在。妙喜曰。二尊宿恁麼相見。每人失卻一隻眼。 妙喜示眾云。古人道。大智無分別。大用無理事。如月印千江。似波隨眾水。且

              那箇是無分別底大智。那箇是無理事底大用。莫是問一答十辯瀉懸河是大智麼。莫是 麤言及細語皆歸第一義。掀倒繩床。喝散大眾。攔腮贈掌。拂袖便行。擬議思量。


              口便[祝/土]之類是大用麼。若作遮般見解。莫道我是衲僧。便做他衲僧門下提破草鞋挈骨董袋底奴子也未得在。善知識實悟實證而大法不明。為人時未免以自悟自證處指 似人。瞎卻人眼。況無悟證學語之流。瞎人眼不在言也。此事大難。沒量大人到遮裏 無插足處。你小根無知魔子輩如何敢造次開大口。你試靜處坐地微細揣摩。你方寸裏 還實到不疑之地也未。若實未到。我卻賞你放得過把得定。不受人走作。遮般底喚作 地獄滓。十方施主一粒米一莖菜將來供給你。只要你道業成就同趣佛乘。求異世他生 福報。道業不明如何消得。你諸人決欲紹繼此箇門風。直須心境一如方有少分相應。 你莫見我說恁麼事。便閉目藏睛做死模樣硬差排心與境一如。遮箇儘你伎倆如何差排。


              你要得真箇心境一如麼。直須碎地折嚗地斷。拈卻髑髏裏作妄想底。將第八識斷一 刀。自然不著差排。你不見巖頭和尚有言。纔有所重便成窠臼。你諸人一生在叢林參 尋此事無所得者。不在言也。其間多有頭白齒黃坐在窠臼裏一生出頭不得。都不知非。向古人言句上得些滋味者。以奇言妙句為窠臼。於經教中聲名句義上得滋味者。以 經教為窠臼。於古人公案上得滋味者。以古人問答代語別語抑揚語褒貶語為窠臼。於 心性上得滋味者。以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為窠臼。於寂默無言無說處得滋味者。以閉目 藏眼威音那畔坐在黑山下鬼窟裏不動為窠臼。於日用動轉施為處得滋味者。


              以揚眉瞬 目舉覺提撕為窠臼。謂法不在言語上。不在情識上。不在舉動施為處。錯認業識為佛 性。於此得滋味者。以擊石火閃電光為窠臼。如上所說。皆於得滋味處有所重。若無 大丈夫氣槩退步知非。即以所重處便作奇特想玄妙想安隱想究竟想解脫想。作如是等 想者。佛出世亦不奈何。教中謂之癡闇惑。何以故。為你癡故執邪為正。為你闇故墮 在所重處不能動轉。若於心無所起。於法無所著。則無所重。無所重則自然赤骨力地 無欲無依於法自在。你即今便要恁麼相應亦不難。但於心平等無所染著。如何是染著作眾生想佛想世間想出世間想求出離想求佛智想。皆名染著。你但向欲起未起時猛 著精彩。一躍跳出來。此心朗然獨脫。纔覺恁麼便轉向上面去。自然頭頭上明。物物 上顯。得到恁麼田地。亦不得釆顧著。若釆顧著則有所重。纔有所重此心即滲漏矣。 只名滲漏心不名平等心。謂平等者。善與惡等。背與向等。理與事等。凡與聖等。量 與無量等。體與用等。遮箇道理唯證者方知。諸人若未證。直須證取。證得了方得名 為真出家兒。若心不證。向心外取證。此名出家外道。不堪為種草。此心廣大無分劑 無邊表。塵沙諸佛成等正覺。山河大地萬象森羅。皆不出此心。此心能與一切安名立 字。一切與伊安名立字不得。故諸佛諸祖不得已隨你顛倒著箇名字。喚作真如佛性菩 提涅槃。強立種種差別異號。為你眾生界中見解偏枯。有種種差別。故立此差別名號。

              令汝於差別處識取此無差別底心。非是此心有差別也。所以僧問馬祖如何是佛。祖 曰即心是佛。你若實證實悟。有何差別。你若不悟。求奇特解會。不實證實悟。不信 此心決定是佛。只此即心是佛便是差別因緣。佛言欲以譬喻而顯示。終無有喻能喻此。說箇廣大已是限量他了也。況以限量心欲入此廣大境界??v然入得。如持蠡酌海。


              一蠡縱滿能得幾何。然只遮蠡中之水未入蠡時。即是無限量底水。為你境界只如此。大生滿足想。故此無限量境界亦隨你器量滿足。非是大海水只有許多。故佛有言。譬 如大海不讓小流。乃至蚊虻及阿修羅飲其水者皆得充滿。此水喻心。蚊虻阿修羅喻大 小差別。此心體上本無若干差別。汝但不起諸見識取此心。種種差別亦自識得矣。先 聖尚不許執此心為實。心外更有什麼實底物為你作障難。我今拖泥帶水。亦是不得已 為提獎嬌兒撫憐愛子老婆心切故牽枝引蔓。你莫記我說底便以為是。今日恁麼說。明 日又卻不恁麼說。你纔恁麼。我卻不恁麼。你不恁麼時。我卻恁麼。你向那頭尋我住 處。只我亦自不知住處。佗人又如何尋得。遮箇是活底門戶。死卻見行方可入作。而 今學人將少分精進禮佛持誦戒身口意以為資糧。希求證取。


              有什麼交涉。大似癡人埋 頭向西走。欲取東邊物。轉走轉背轉急轉遲。此是無為無漏無功用大法門。若起纖毫 取證心則背馳矣。如何欲憑些小有為功行便擬希求。所以古人見得太近故云我坐地看 你究取。又云我立地看你究取。即不曾教你起模畫樣積功累德希望成道??v你希望得 成。纔成即壞。徒自疲勞。你莫見恁麼道了便撥無因果作地獄業。以平常無事喚作無 佛法知見。饑來喫飯困來即眠。以此為無修證。以此為無功用。且莫錯會好。荷擔此 事也須是箇渾剛打就生鐵鑄成底漢始得。豈容你小根小器造次承當。不見臨濟三度問 黃檗佛法的的大意。三度被打。後得大愚點破。忽然大悟。不覺失聲云。噁。元來黃 檗佛法無多子。愚云。你適來覔有過無過。而今卻言黃檗佛法無多子。你見箇甚麼便 恁麼道。臨濟於大愚肋下[祝/土]兩[祝/土]。


              愚遂托開云。汝師黃檗非干吾事。你諸人 參禪還得恁麼也未。雲菴和尚頌云。資糧更不著些些。歧路年深恐轉賒。直下痛施三 頓棒。夜來依舊宿蘆花。又頌臨濟悟旨云。便言黃檗無多法。大丈夫兒豈自乖。脇下 兩拳明有信。不從黃檗付將來。又端和尚頌云。一拳拳倒黃鶴樓。一踢踢翻鸚鵡洲。 有意氣時添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據遮兩箇老漢頌。便可承嗣臨濟作佗兒孫。真不 忝竊。古來幸有恁麼體格。如何略不著些眼腦看。是箇甚麼道理。此事如青天白日。 有甚麼遮障。諸方有奇特差別海蠡兒禪。曲曲折折。此語又是討佗那語。又是識破遮 語。又是不上佗鉤線。不入佗圈[袖-由+貴]。遮語又是偏正回互。遮語又是尊堂有諱 不敢當頭。又有一種以楞嚴宗鏡龍濟偈語所說。眼見耳聞無非是心。更非別法。引通 玄峯頂不是人間。心外無法滿目青山之類為證。謂之根腳下事。謂之基趾。謂之綿密 地。你不妨會得好。若恁麼會。豈不是認物為心。既是你心又要認他作麼。又有一種 將臨濟三玄雲門三句逐句解說。以傳燈廣燈祖師言句各分門類。以一塵纔起大地全收。


              一毛頭師子百億毛頭師子現。盡大地是箇解脫門。盡大地是沙門一隻眼。若人識得 心。大地無寸土。山河大地明暗色空咸是妙明真心中物之類配為體中玄函蓋乾坤句。 以三腳驢子弄蹄行。鋸解秤椎?;鹧Y蝍蟟吞大蟲。文殊起佛見法見貶向二鐵圍山。東 山水上行。北斗裏藏身。凡語言注解不得處。便道蚊子上鐵牛無你下觜處。如此之類 謂之句中玄。截斷眾流句。如蹋著秤椎硬似鐵。蹋破草鞋赤腳走。饑來喫飯困來打眠。山是山水是水。行但行坐但坐。大盡三十日小盡二十九。將如此之類謂之玄中玄。


              隨波逐浪句。豈不見汾陽和尚頌云。三玄三要事難分。得意忘言道易親。一句明明該 萬象。重陽九日菊花新。此老子明明為你指出臨濟骨髓。卻來逐句下解注。謂三玄三 要事難分是總頌。得意忘言道易親是體中玄。一句明明該萬象是句中玄。重陽九日菊 花新是玄中玄。此是前輩中負大名望有真實悟處。而大法不明無師承杜撰如此。瞎眾 生眼。其餘裨販之流不在言也。想汾陽老人未肯點頭在。分明向你道。三玄三要事難 分。得意忘言道易親。一句明明該萬象。重陽九日菊花新。恁麼道了更將鉢盂安柄。 莫道你負大名。具大辯才。有大智慧。便是達磨大師出來作遮般去就。政好捉來活埋。免致教壞人家男女。一盲引眾盲。問著三要卻注解不得。便將同德山托鉢。巖頭末 後句。南泉斬貓兒。百丈野狐。歸宗斬蛇。大隋燒畬。趙州勘婆子勘菴主。


              睦州擔板。陳操尚書勘僧。玄沙敢保老兄未徹在。洞山道即太煞只道得八成。達磨隻履西歸。 如此之類皆謂之末後句。便引洛浦云。末後一句始到牢關。把斷要津不通凡聖。任從 天下樂欣欣。我獨不肯。謂之我為法王。於法自在。任你學者逞盡神通。呈盡伎倆。 我只一向把住不許你。謂之牢關。直待舉立僧住院密室口耳傳授。如斯之類自毀正因 返行魔說。又有一種道南泉斬貓兒。百丈野狐。歸宗斬蛇。大隋燒畬。趙州勘婆子勘 菴主之類。謂之建立門庭。本無恁麼事。貴要羅籠學者。又有一種以偏正回互為宗旨。如洞山與雲居過水次。洞山問水深多少。云不濕。山云麤人。雲居卻問水深多少。 云不乾。謂水諱濕而當頭道濕。不能回互謂之麤人。雲居卻云不濕。是觸諱而不能回 互。洞山道不乾。乃有語中無語。何謂有語不乾是。何謂無語不乾是。不乾乃是濕。 是活語。能回互不觸諱故也。又以黑白圈兒作五位形相。以全黑圈兒為威音那畔。父 母未生空劫已前?;煦缥捶质轮^之正位。


              以二分黑一分白圈兒為正中偏。卻來白處說 黑底。又不得犯著黑字。犯著黑字即觸諱矣。更引洞山頌云。正中偏。三更初夜月明 前。謂能回互。只言三更。三更是黑。初夜是黑。月明前是黑。不言黑而言三更初夜 月明前。是能回互不觸諱。以兩分白一分黑圈兒為偏中正。卻來黑處說白底。而不得 犯白底消息。云。偏中正。失曉老婆逢古鏡。不言明與白。而言失曉與古鏡。是能回 互明與白字而不觸諱。蓋失曉是暗中之明。古鏡亦是暗中之明。老婆頭白不說白而言 老婆。白在其中矣。能回互白字故也。又說正中來。頌云。正中來。無中有路隔塵埃?;蛟瞥鰤m埃。謂凡有言句皆無中唱出。便自挾妙了也。無不從正位中來?;蛎骰虬?或至或到。皆妙挾通宗。凡一位皆具此五事。如掌之五指無少無剩。兼中至。謂兼黑 兼白。兼偏兼正而至。何謂至。如人歸家未到而至。別業乃在途。為人邊事亦能回互。妙在體前。兼中到。謂兼前四位。皆挾妙而歸正位。謂之折合歸來炭裏坐。亦是說 黑處而回互黑字。不道黑而言炭?;蛘哂种^曹山有言。正位者即空界也。一向無物。 偏位者即色界也。內有種種諸雜萬像。兼中至者捨事入理。正中來者背理就事。兼帶 者即冥應眾緣不隨諸有。非染非淨無正無偏。故云虗玄要道無著真宗。從上先德推此

               

              一位最妙最玄。須是審詳辨明當體。又說五位皆三字成句。偏正上下回互而不犯中。

              中即正位也。說理說事。教有明文。教外單傳直指之道。果如是否。若果如是。討甚 好曹山邪。又引浮山作大陽真讚曰。黑狗爛銀蹄。自注云。此語正位中有偏位。黑狗 是正位。爛銀蹄是偏位。白象崑崙騎。自注云。此語偏位中有正位。於斯二無礙。自 注云。此語不墮有無二邊。所以洞山云不落有無誰敢和。木馬火中嘶。自注云。妙挾。然雖妙挾而虗玄唱道也。似遮般說話。須教你燒頂煉臂發誓願不得妄傳。然後分付。亦謂之末後句。師舉了遂彈指云。好掩彩底禪。若是皮下有點血底。還肯喫遮茶飯 麼。我且問你。臈月三十日。四大相將解散。平昔記持學得底還回互得麼?;鼗r還 著意也無。當恁麼時。


              心識已昏如何回互。既回互不得。定撞入驢胎馬腹中隨業受報。當此之時欲觸諱作麤人亦不可得。況能敵佗生死邪。又有商量。洞山示眾云。向時 作麼生。奉時作麼生。功時作麼生。共功時作麼生。功功時作麼生。時有僧問如何是 向。山云喫飯時作麼生。如何是奉。云背時作麼生。如何是功。云放下鉏頭時作麼生。如何是共功。云不得色。如何是功功。云不共向時作麼生。謂趣向此事。答曰喫飯 時作麼生。謂此事不可喫飯時無功勳而有間斷也。奉時作麼生。奉乃承奉也。如人奉 尊長先致敬而後承奉。向乃功勳之所立。纔向即有承奉之義。答曰背時作麼生。謂此 事無間斷。奉時既爾。


              而背時亦然。言背即奉之義。蓋奉背皆功勳也。功時作麼生。 功即用也。答曰放下鉏頭時作麼生。把鉏頭是用。放下鉏頭是無用。洞山之意謂用與 無用皆功勳也。亦是無間斷之義。共功時作麼生。謂法與境敵。答曰不得色。乃法與 境不得成一色。正用時是顯箇無用底。無用即用也。若作一色。即是十成死語。洞山 宗旨語忌十成。故曰不得色。乃活語也。功功時作麼生。謂法與境皆空。謂之無功用 大解脫。故曰不共。乃無法可共。不共之義全歸功勳邊。如法界事事無礙是也。你面 前無我。我面前無你。所以夾山道。此間無老僧。目前無闍梨。是也。如此之說。皆 趣向承奉。於日用四威儀內成就。世出世間無不周旋。謂之功勳五位。你道他古人意 果如是乎。若只如此。有甚奇特。只是口傳心授底葛藤。既不如是。且古人意畢竟作 麼生。妙喜為你下箇注腳。也要諸方檢點。不見汾陽道。面目見在。一任揀取。故淨 名云。但除其病而不除法。又首楞嚴云。汝以緣心聽法。此法亦緣。


              古人一言半句。 雖是垂慈。皆在未屙已前著到。如三玄三要。四種料揀。十智同真。亦是遮箇道理。 妙喜恁麼說。不是貶剝諸方。且要箇中人辨明緇素而已。又有一種也不在言語上。也 不在古人公桉上。也不在心性上。也不在玄妙上。也不在有無得失邊。如火相似。觸 著便燒。非離真而立處。立處即真。信手拈來超今越古。一句來一句去。末後多一句。便是得便宜。似遮般底。只是弄箇業識癡團。便謂無因果無報應。亦無人亦無佛。 飲酒食肉不礙菩提。行盜行婬無妨般若。如此之流正是師子身中蟲。自食師子身中肉。永嘉所謂?;磉_空。撥因果。莽莽蕩蕩招殃禍是也。有一種商量古人公桉謂之針線 工夫。又謂之郎君子弟禪。如商量女子出定語云。文殊是七佛之師。為甚麼出女子定不得。云文殊與女子無緣。罔明是初地菩薩為甚麼出得女子定。云與女子有緣。下語

              云。冤有頭。債有主。又有商量道。文殊不合有心。所以出不得。罔明無意。所以出 得。下語云。有心用處還應錯。無意求時卻宛然。又有商量道。文殊為甚麼出女子定 不得。杓柄在女子手裏。罔明為甚麼出得。如蟲禦木。又云因風吹火。


              又云爭奈女子 何。邪解甚者至於作入定勢。又作出定勢。推一推。彈指一下??奚n天數聲。伏惟尚 饗。拂袖之類。泠地看來慙惶殺人。又芭蕉云。你有拄杖子。我與你拄杖子。你無拄 杖子。我奪卻你拄杖子。商量云。你若是遮般人。我與你說遮般話。謂之與你拄杖子。你不是遮般人。我當面換卻你眼睛。謂之奪卻你拄杖子。下語云。量才補職。又云 看樓打樓。又有商量道。有無與奪是擒縱。學者似恁見解如麻似粟。如上所說皆口傳 心授露布葛藤。印板上打來。模子裏脫出。非唯自謗亦乃謗他古人。此是諸方學得底 海蠡兒禪。諸上座還信得及麼。不見道。垂慈則有法。無法不垂慈。識取鉤頭意。莫 認定盤星。我遮裏是海蚌禪。開口便見心肝五臟。差珍異寶都在面前。閉卻口時何處 覔伊縫罅。不是強為。法本如是。諸上座。光陰可惜。


              各各趂色力強徤猛著精神了取。莫愛佗奇特。奇特處賺悞人。雜毒在心識裏。佗時後日莫道得力。只死時也死得不 瞥脫。更說甚麼敵佗生死。世間無明煩惱卻有限量。一念識破則當體寂滅。惡知惡見 法塵煩惱無限量。能障道眼。使得你心識晝夜不停謗佛法僧造地獄業。雖是善因返招 惡果。果有智慧大丈夫漢方識得破。不被他作惱。不見雲門大師有言。盡乾坤一時將 來。著你眼睫上。你諸人聞恁麼道。不敢望你出來性懆把老僧打一摑。且緩緩子細看。是有是無。是箇甚麼道理。直饒你向遮裏明得。若向衲僧門下好椎腳折。若是箇人。聞說道甚麼處有老宿出世便好驀面唾污我耳目。你若不是箇手腳。纔聞人舉便承當 得。早落第二機也。又不見羅山和尚有言。玄門無法。不立紀綱。若欲討尋。聲前看 取。諸佛子。真心無定。真智無邊。我若縱遮兩片皮。從今日說到盡未來際。鉤鎻連 環相續不斷。亦不借佗人氣力。此是人人分上各自具足底事。添些子不得。減些子不 得。佛祖得之喚作大解脫法門。眾生失之喚作塵勞煩惱。然得亦不曾得。失亦不曾失。得失在人不在法。故祖師云。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毫氂有 差。天地懸隔。


              欲得見前。莫存順逆。你禪和家箇箇念得。還曾略著意理會麼。祖師 安箇名字謂之信心銘。只要諸人信此廣大寂滅妙心決定不從人得。故中間有言。一心 不生。萬法無咎。無咎無法。不生不心。能隨境滅。境逐能沉。境由能境。能由境能。又云。大道體寬。無易無難。又云。執之失度。必入邪路。放之自然。體無去住。 你但信此一心之法不可取不可捨。便好向遮裏放身命。若放不得。是你根性遲鈍。臘 月三十日不要錯怪老漢。時熱久立。喝一喝下座。

              正法眼藏卷第三之下(終)


              預覽圖_千圖網_編號35096521.jpg

              NEXT

              2022年

              06月

              07日

              Related news
              Top
              东北老女人大声叫痒视频_亚洲o亚洲欧美精品色播_一级毛片免费完整视频看片_亚洲伊人色欲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