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wklr2"><em id="wklr2"><track id="wklr2"></track></em></code>
  1. <strike id="wklr2"><video id="wklr2"></video></strike>

    <strike id="wklr2"><small id="wklr2"><samp id="wklr2"></samp></small></strike>
      <center id="wklr2"></center>
    1. <object id="wklr2"></object>
      1. <center id="wklr2"></center><object id="wklr2"></object>
        <big id="wklr2"><s id="wklr2"><cite id="wklr2"></cite></s></big><pre id="wklr2"></pre>
              <object id="wklr2"><sup id="wklr2"><mark id="wklr2"></mark></sup></object><code id="wklr2"></code>

              2022年06月07日

              正法眼藏(九)

              秋天銀杏葉與天空素材.jpg


              正法眼藏卷第三之上

              徑山大慧禪師   宗杲    集并著語 後學普善庵沙門慧悅???/p>

              六祖謂眾曰。諸善知識。汝等各各淨心聽吾說法。汝等諸人自心是佛。更莫狐疑。外無一物而能建立。皆是本心生萬種法。故經云。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 若欲成就種智。須達一相三昧.一行三昧。若於一切處而不住相。彼相中不生憎愛亦 無取捨。不念利益成壞等事。安閑恬靜虗融澹泊。此名一相三昧。若於一切處行住坐 臥純一直心。不動道場。真成淨土。名一行三昧。若人具二三昧。如地有種能含藏長 養成就其實。一相一行亦復如是。我今說法猶如時雨溥潤大地。汝等佛性譬諸種子。 遇茲霑洽悉得發生。承吾旨者決獲菩提。依吾行者定證妙果。


              清原和尚問石頭汝從甚麼處來。曰曹溪。原乃拈拂子曰曹溪還有遮箇麼。曰。非 但曹溪。西天亦無。曰子莫曾到西天否。曰若到即有也。曰未在更道。曰。和尚也須 道取一半。莫全靠某甲。曰不辭向汝道??忠厌釤o人承當。木平和尚初參洛浦遂問。如何是一漚未發已前事。浦云。移舟諳水脈。舉棹別波 瀾。平不契。次參盤龍。亦如前問。龍云。移舟不別水。舉棹即迷源。平因此悟入。 雲峯悅云。木平若於洛浦言下會去。猶較些子??上гS向盤龍死水裏淹殺。後有問如 何是木平。對云不勞斤斧。果然只在遮裏。諸禪德。大凡發足超方也須甄別邪正。識 辨真偽。帶些眼筋始得。然雖如是。賊過後張弓。


              妙喜曰。雲峯此語。亦能瞎人眼。亦能開人眼。 本生和尚拈拄杖示眾云。我若拈起。汝便向未拈起時作道理。若不拈起。汝便向

              拈起時作主宰。且道老僧為人在甚處。時有僧出云。不敢妄生節目。曰也知闍梨不分 外。僧云。低低處平之有餘。高高處觀之不足。曰節目上更生節目。僧無語。生曰。 掩鼻偷香??赵庾锓?。仰山和尚到東寺。寺問汝是甚麼處人。曰廣南人。寺曰我聞廣南有鎮海明珠是否。曰是。寺曰此珠如何。曰。黑月即隱。白月即現。寺曰還將得來也無。曰將得來。 寺曰何不呈似老僧看。山叉手近前曰。昨到溈山。亦被索此珠。直得無言可對。無理 可伸。寺曰。汝真溈山之子。善能哮吼。譬如蟭螟蟲於蚊子眼睫上作窠。向十字街頭 呌土曠人稀相逢者少。


              百丈再參馬祖。侍立次。祖以目視禪牀角拂子。丈曰即此用。離此用。祖曰。你 向後開兩片皮將何為人。丈取拂子豎起。祖曰。即此用。離此用。丈掛拂子舊處。祖 振威一喝。百丈直得三日耳聾。汾州云。悟去便休。更說甚麼三日耳聾。石門云。若 不三日耳聾。何得悟去。汾州云。我與麼道。較佗石門半月程。東林總云。當言不避 截舌。當鑪不避火迸。佛法豈可曲順人情。東林今日向驪龍窟內爭珠去也。百丈大智不無佗三日耳聾。汾州石門爭免箇二俱瞎漢。只遮三老還曾悟去也無。良久云。祖禰不了。殃及兒孫。又汾陽頌云。每因無事侍師前。師指繩牀角上懸。舉放卻歸本位立。分明一喝至今傳。真淨頌云??颓椴讲诫S人轉。有大威光不能現。突然一喝雙耳聾。那吒眼開黃檗面。


              僧問睦州。一氣還轉得一大藏也無。州云。有甚饆饠[飢-幾+追]子??煜聦?。 妙喜曰。五更侵早起。更有夜行人。 泐潭英和尚示眾。舉南泉歸宗麻谷三人同去禮拜忠國師。到中路南泉於地上畫一圓相云。道得即去。道不得即不去。歸宗便於圓相中坐。麻谷作女人拜。南泉云恁麼 則不去也。歸宗云。是甚麼心行。學般若菩薩須到遮箇田地始得。如金盤裏盛珠不撥 而自轉。然雖如是。只如南泉道與麼則不去也。利害在甚麼處。還有人道得麼。試出 來道看。如無。山僧與你下箇注腳。良久云。不入洪波裏。爭顯弄潮人。


              法昌遇和尚因與南和尚舉程大卿看生緣話。昌曰何不直下與伊勦絕卻。南云。也 曾為蛇畫足。是伊自不瞥地。昌曰和尚如何為佗。南云咬盡生薑呷盡醋。昌曰流俗阿 師又恁麼去。南云和尚意作麼生。昌拈起拂子便打。南云遮老漢也是無人情。昌又舉 在湖南時曾問興化。知有底人向甚麼處去?;粕曝斨粽茸?。昌曰。我不問善財拄杖 子。且道知有底人向甚麼處去。云或則登山或則渡水。昌曰。和尚只解步步登高。不 解從空放下?;?。老僧雖則年邁。要且不負來機。南云和尚當時作麼生。昌曰我錯 恠興化。南云。而今知也。且道從甚麼處去。昌曰你問阿誰。南云佯聾詐啞作甚麼。 昌曰。雖然如是。要且不負來機。

              盤山和尚云。心月孤圓。光吞萬象。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亡。復是何物。


              妙喜曰。千年常住一朝僧。 高安本仁和尚示眾云。尋常不欲向聲前句後鼓弄人家男女。何故。且聲不是聲。

              色不是色。時有僧問如何是聲不是聲。曰喚作色得麼。云如何是色不是色。曰喚作聲 得麼。僧作禮。仁曰。且道為汝說。答汝話。若人辨得。有箇入處。

              趙州和尚到一菴主處問。有麼有麼。主豎起拳頭。州曰水淺不是泊船處。便行。 又到一菴主處曰。有麼有麼。主亦豎起拳頭。州曰。能縱能奪。能殺能活。便禮拜。 姜山愛云。趙州只見錐頭利。雲居舜云。趙州當時甚生意氣。雖然如是。要且鼻孔在 二菴主手裏。


              麻谷問臨濟。大悲千手眼。那箇是正眼。濟曰。大悲千手眼。作麼生是正眼。速 道速道。谷拽濟下禪牀卻坐。濟遂近前云不審。谷擬議。濟便喝。拽下禪牀卻坐。谷 便出去。達觀云。諸禪德。此二尊宿如此。且道怎生。今時人總道照用。照甚麼盌。 一切人只解自騎馬去捉賊。自持刀去殺賊。此二人便能奪賊馬捉賊。奪賊刀殺賊。雖 然如是。臨濟雖是得便宜。卻是落便宜。


              TPG01030850.jpg

                

              白雲端和尚示眾云。明明知道只是遮箇。為甚麼透不過。只為見人開口時便喚作言句。見人閉口時便喚作良久默然。又道動轉施為開言吐氣。盡十方世界內無不是自 己。所以道墮在途中。隱隱猶懷舊日嫌。豈不見雲門大師道。聞聲悟道。見色明心。 遂舉起手云。觀音菩薩將錢來買餬餅。放下手云元來卻是饅頭。又不見山僧在法華時 甞有示眾云。無業禪師道。一毫頭聖凡情念未盡。未免入驢胎馬腹裏去。大眾。直饒 一毫頭聖凡情念頓盡。亦未免入驢胎馬腹裏去。瞎漢但恁麼看取。參。


              甘贄行者入南泉設粥。仍請念誦。泉乃白椎云。為貍奴白牯念摩訶般若波羅蜜。 甘贄拂袖便出。泉粥後問典座。行者在甚處。座云當時便去也。泉打破鍋子。妙喜曰。心不負人。面無慙色。 黃龍新和尚示眾云。心外無法而法可明。法外無心而心可通??赏擅餍姆ㄈ?/span>。全其宗則法法皆宗。全其心則心心無心。心既無心直造其源。得其源則現大身而滿 虗空中?,F小身而纖塵不立。作麼生是纖塵不立。良久云。一點水墨。兩處成龍。廣慧璉和尚示眾。舉昔日臨濟會裏兩堂首座相見顧視。各下一喝便休去。諸人且 道還有賓主也無。若道有賓主。只是箇瞎漢。若道無賓主。亦是箇瞎漢。不有不無萬 里崖州。若向遮裏道得。也好與三十棒。若道不得。亦與三十棒。衲僧家到遮裏。作 麼生出得山僧圈[袖-由+貴]去。良久云??嘣?。蝦蟆蚯蚓[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撞 著須彌山百雜碎。遂拈拄杖云。一隊無孔鐵鎚。速退速退。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曰 竹竿頭上耀紅旗。


              日容遠和尚因奯上座來參。遠拊掌三下云。猛虎當軒。誰是敵者。奯曰??→_沖 天。阿誰捉得。遠云彼此難當。奯曰且休未斷遮公案。遠將拄杖舞歸方丈。奯無語。 遠云死卻遮漢。天衣懷和尚示眾。舉古人云。五蘊山頭一段空。同門出入不相逢。無量劫來賃屋 住。到頭不識主人公。有老宿拈云。既不識佗。當初問甚麼人賃。恁麼拈也大遠在。 何故。須知死人路上有活人出身處?;钊寺飞纤廊藷o數。那箇是活人路上死人無數。 那箇是死人路上活人出身處。若點檢得分明。拈卻膱脂帽子。脫卻鶻臭布衫。


              妙喜曰。天衣古佛美則美矣。善則未善。具眼衲僧試甄別看。 黃檗和尚入廚見飯頭乃問作甚麼。云揀眾僧米。曰一日喫多少。云二石五。曰莫

              太多麼。云猶恐少在。檗便打。飯頭舉似臨濟。濟云我與汝勘過遮老漢。纔去侍次。 檗便舉前話。濟云。飯頭不會。請和尚代一轉語。便問莫太多麼。檗曰何不道來日更 喫一頓。濟云。說甚來日。即今便喫。道了便掌。檗曰遮風顛漢又來遮裏捋虎鬚。濟 便喝一喝出去。溈山云。養子方知父慈。仰山云。大似勾賊破家。投子和尚。僧問一切聲是佛聲是否。曰是。云和尚莫[尸@豕]沸盌鳴聲。投子便 打。又問麁言及細語皆歸第一義是否。曰是。云喚和尚作頭驢得麼。投子便打。

               

              妙喜曰。賊賊敗也。復云。且道那箇是草賊。那箇是正賊。五祖演和尚示眾。舉陸亙大夫問南泉。弟子家中有一片石。也曾坐也曾臥。擬鑴 作佛得麼。云得。陸曰莫不得麼。云不得。大眾。夫為善知識須明決擇。為甚麼佗人 道得也道得。佗人道不得也道不得。還知南泉落處麼。白雲不惜眉毛與汝注破。得又 是誰道來。不得又是誰道來。汝若更不會。老僧今夜為汝作箇樣子。乃舉手云。將三 界二十八天作箇佛頭。金輪水際作箇佛腳。四大洲作箇佛身。雖然作此佛兒子了。汝 諸人又卻在那裏安身立命。大眾。還會也未。老僧作第二箇樣子去也。將東弗于逮作 一箇佛。南贍部洲作一箇佛。西瞿耶尼作一箇佛。北鬱單越作一箇佛。草木叢林是佛。蠢動含靈是佛。既恁麼。又喚甚麼作眾生。還會也未。不如東弗于逮還佗東弗于逮。南贍部洲還佗南贍部洲。西瞿耶尼還佗西瞿耶尼。北鬱單越還佗北鬱單越。草木叢 林還佗草木叢林。蠢動含靈還佗蠢動含靈。所以道。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既恁 麼。汝又喚甚麼作佛。還會麼。忽有箇漢出來道。白雲休寐語。大眾。記取遮一轉。 雲門曰。眼睫橫亙十方。眉毛上透乾坤下透黃泉。須彌塞卻汝咽喉。


              還有人會得麼。若有人會得。拽取占波共新羅鬪額。 妙喜曰。是大神呪。是大明呪。是無上呪。是無等等呪。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虗。諸人要識雲門麼。不見道三臺須是大家催。 明招和尚二偈。擘開金鎖眼如鈴。剔起眉毛頂上生。方稱法王親的子。自然天下任橫行。師子教兒迷子訣。擬前跳躑早翻身。羅紋結角交鋒處。鶻眼臨時失卻蹤。 蜆子和尚居無定所。自印心於洞山?;焖组}川。常日沿江岸採掇鰕蜆以充腹。暮即臥東山白馬廟紙錢中。居民目為蜆子和尚。華嚴靜和尚聞之欲決真偽。先潛入紙錢 中。深夜蜆子歸。靜扭住問曰。如何是祖師西來意。遽答曰。神前酒臺盤。


              鏡清問雪峯。只如古德豈不是以心傳心。峯曰兼不立文字語句。清曰只如不立文 字語句如何傳授。峯良久。清禮謝。峯曰更問我一轉豈不好。曰就和尚請一轉問頭。 峯曰只恁麼為別有商量。曰和尚恁麼即得。峯曰於汝作麼生。曰辜負殺人。


              新羅臥龍和尚。僧問如何是大人相。曰紫羅帳裏不垂手。云為甚麼不垂手。曰不 尊貴。問十二時中如何用心。曰猢猻喫毛蟲。白雲藏和尚。僧問如何是深深處。曰矮子渡深溪。問赤腳時如何。曰何不脫卻。 張拙秀才參石霜。霜問先輩何姓。曰拙姓張。霜曰。覔巧了不可得。拙自何來。 張於言下有省。乃述頌曰。光明寂照徧河沙。凡聖含靈共我家。一念不生全體現。六 根纔動被雲遮。斷除煩惱重增病。趣向真如總是邪。隨順眾緣無礙。涅槃生死是空花。雲門問僧。光明寂照徧河沙。豈不是張拙秀才語。僧云是。門曰話墮也。 妙喜曰。驢揀濕處尿。 白雲端和尚示眾云。昔靈山會上。世尊拈花迦葉微笑。世尊道。吾有正法眼藏。


              TPG07962495.jpg


              分付摩訶大迦葉。次第流傳毋令斷絕。至于今日。大眾。若是正法眼藏。釋迦老子自無分。將箇甚麼分付。將箇甚麼流傳。何謂如此。況諸人分上各各自有正法眼藏。每日起來是是非非分南分北。種種施為盡是正法眼藏之光影。此眼開時乾坤大地日月星 辰森羅萬象只在面前。不見有毫釐之相。此眼未開時盡在諸人眼睛裏。今日已開者不 在此限。有未開者。山僧不惜手為諸人開此正法眼藏看。乃舉手豎兩指云??纯?。若 見得去。事同一家。若也未然。山僧不免重說偈言。諸人法眼藏。千聖莫能當。為君 通一線。光輝滿大唐。須彌走入海。六月降嚴霜。法華雖恁道。無句得商量。大眾。 既滿口道了。為甚麼卻無句得商量。乃喝云。分身兩處看。


              天衣懷和尚示眾云。善能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作麼生說箇分別底道理。老僧試為分別看。四面是山。中間是僧堂.佛殿.廚庫.三門。遮裏是法堂。上是 天。下是地。僧是僧。俗是俗。作麼生說箇第一義。若向遮裏明得去。穿取維摩老子 鼻孔。若也不會。且待阿逸多出世。


              峻極和尚。僧問如何是大修行底人。曰擔枷帶鎖。云如何是大作業底人。曰修禪 入定。僧無語。極乃云。你問我善。善不從惡。你問我惡。惡不從善。所以道。善惡 如浮雲。起滅俱無處。僧於言下契悟。後破竈墮聞云。我子會盡諸法無生。


              妙喜曰。爭柰在髑髏前作妄想何。 雲居祐和尚示眾。舉僧問趙州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州云庭前栢樹子。僧云和尚莫將境示人。州云我不將境示人。僧云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州云庭前栢樹子。奇哉。古 聖垂一言半句??芍^截斷聖凡門戶。直示彌勒眼睛。今昔無墜。眾中異解多途。商量 非一。埋沒宗旨。錯判名言?;蛑^青青翠竹盡是真如。鬱鬱黃花無非般若?;蛑^山河 草木物物皆是真心顯現。何獨庭前栢樹子乎。塵毛瓦礫都是一法界中重重無盡理事圓 融?;蛑^庭前栢樹子纔舉。便直下薦取敵體全真。擬議之間早落塵境。須是當人作用。臨機相見?;虬艋蚝??;蚯嫫鹑^衣袖一拂。遮箇眼目如石火電光相似?;蛑^庭前 栢樹子更有甚麼事。趙州直下為人實頭說話。饑來喫飯困即打眠。動轉施為盡是自家 受用。如斯見解似粟如麻。皆是天魔種族外道邪宗。但取識情分別。用心取捨強作知 見??诙鄠髡N惑於人。貴圖名利。是何業種。玷瀆祖風。何不遊方徧歷求善知識決 擇身心。略似箇衲僧。古來自有宗門師範。我佛心宗釋梵諸天拱手敬信。三賢十聖罔 測其由。乃舉拂子云。若向遮裏悟去。山河大地與汝同參。復顧左右云。道林爭敢壓 良為賤。


              僧問雲峯。巔山巖崖還有佛法也無。峯云有。僧云如何是巔山巖崖佛法。曰猢猻 倒上樹。

              妙喜曰。若人信受奉行。一生參學事畢。 瑯邪覺和尚示眾云。山僧因看華嚴金師子章第九由心回轉善成門。又釋曰。如一

              尺之鏡。納重重之影象。若然者。道有也得。道無也得。道非亦得。道是亦得。雖然 如是。更須知有拄杖頭上一竅。若也不會。拄杖子穿燈籠入佛殿。撞著釋迦磕倒彌勒。

               

              露柱拊掌呵呵大笑。你且道笑箇甚麼。以拄杖卓一下。韶國師問龍牙。雄雄之尊為甚麼近之不得。牙曰如火與火。曰忽遇水來又作麼生。曰道者汝不會。次問疎山。百匝千重是何人境界。山曰左搓芒繩縛鬼子。進曰不落 古今請師說。曰不說。曰為甚麼不說。曰箇中不辨有無。雲門和尚示眾云。我事不獲已向你諸人道。直下無事早是相埋沒也。更欲蹋步向 前。尋言逐句求覔解會。千差萬別廣設問難。贏得一場口滑。去道轉遠。有甚麼歇時。祇此箇事。若在言語上。三乘十二分教豈是無言語。因甚麼道教外別傳。若從學解 機智。祇如十地聖人說法如雲如雨。猶被訶責見性如隔羅縠。以此故知。一切有心天 地懸殊。雖然如此。若是得底人。道火不能燒口。終日說事。未甞掛著唇齒。未曾道 著一字。終日著衣喫飯。未曾觸著一粒米。掛一縷絲。雖然如此。猶是門庭之說。須 是實得與麼始得。若約衲僧門下。句裏呈機徒勞佇思。直饒一句下承當得。猶是瞌睡 漢。時有僧問如是一句。曰舉。


              妙喜曰。瞌睡漢。 端師子華亭陞座云。靈山師子雲間哮吼。佛法無可商量。不如打箇筋斗。便跳下座。

              阿難問迦葉。世尊傳金襴袈裟外別傳何法。迦葉召云阿難。阿難應喏。迦葉云倒 卻門前剎竿著。汾陽云。不問那知。五祖戒云。露。翠巖芝云。千年無影樹。今時沒 底靴。

              真淨和尚示眾云。還有問話底麼。良久云。三十年弄馬騎。卻被驢撲。遂撫膝云。


              直得須彌岌嶪。海水騰波。三十三天一時退位。十八大地獄盡乃停酸。見麼。若遮 裏見得。釋迦拱手彌勒攢眉。文殊普賢與伊作侍者。若也不見??次移呖v八橫。且向 葛藤裏薦取。阿呵呵。諸高德。且道我笑箇甚麼。噫。我笑昔日雲門臨濟德山巖頭。 螢火之光蚊蚋之解。一人道我呵佛罵祖。一人道我得末後句。一人道黃檗佛法無多子。。一人道大覺世尊初生下時。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天上天下唯我獨尊。我當初若見一 棒打殺與狗子喫。似遮一隊掠虗漢??傊灰黄跓o佛處稱尊。若是如今喚來。一時與伊 生按過。自餘之輩放過即不可。豈不聞僧問乾峯云。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門。未審 路頭在甚麼處。乾峯拈拄杖畫一畫云在遮裏。只如乾峯恁麼。曾夢見也未。若是老僧 即不然。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門。未審路頭在甚麼處。劈脊便棒。卻問伊。路頭在 甚麼處。待伊擬開口。熱喝出去。更有箇雲門折腳老比丘。不分緇素不辨正邪。拈扇 子云。[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築著帝釋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似遮 般和泥合水漢。糞掃堆裏埋卻十箇五箇又有甚過。阿呵呵。樂不樂。足不足。而今幸 對山。青山綠年來。是事一時休。信任身心嬾拘束。大眾休瞌睡好。


              瑞巖彥和尚問巖頭。如何是本常理。巖頭曰動也。曰動時如何。頭曰不是本常理。彥沈思良久。頭曰??霞次疵摳鶋m。不肯即永沈生死。彥遂領悟。後謁夾山。山問甚麼處來。曰臥龍來。山云來時龍還起未。彥乃顧視之。山曰灸瘡上更著艾爝。曰和

              尚又苦如此作甚麼。山便休。 妙喜曰。若不藍田射石虎。幾乎悞殺李將軍。

              南院問僧汝名甚麼。僧云普參。院曰忽遇屎橛時如何。僧云不審。院便打。 羅漢南和尚示眾云。諸佛不出世。達磨不西來。祖師心印狀似鐵牛之機。所以印空也日月沈輝乾坤黯黑。印水也蹙浪驚濤魚龍喪命。印泥也大地水消聖凡路絕。若是 那一印。誰敢覰著。爭柰諸方起模畫樣。若到羅漢手中。直教粉碎。


              TPG18447940.jpg


              招慶和尚示眾云。招慶今夜與諸人一時道卻。還委落處麼。時有僧出云。大眾一 時散去。還稱師意也無。曰好與拄杖。僧禮拜。慶曰。雖有盲龜之意。且無曉月之程。僧云如何是曉月之程。曰此是盲龜之意。問如何是沙門行。曰非行不行。問如何是 西來意。曰蚊子上鐵牛。

              德山和尚長講金剛經為業。後聞南方禪宗大興。罔措其由。遂罷講散徒攜疏鈔南 遊。先到龍潭。纔跨門便問。久嚮龍潭。及乎到來。潭又不見。龍又不現。潭曰子親 到龍潭。山乃禮拜而退。至夜入室侍立更深。潭曰子何不下去。山遂珍重揭簾而出。 見外面黑。卻回云外面黑。潭乃點紙燭度與。山方接次。潭便吹滅。山於此忽然大悟。


              便禮拜。潭曰子見箇甚麼便禮拜。山云某甲自今已後更不疑著天下老和尚舌頭。至 來日龍潭上堂云??芍杏泄w漢。牙如劒樹??谒蒲?。一棒打不回頭。佗時後日向孤 峯頂上立吾道去在。山遂取疏鈔於法堂前。將一炬火提起云。窮諸玄辯。若一毫置於 太虗。竭世樞機。似一滴投於巨壑。將疏鈔便燒。於是禮辭。

              鄧隱峯辭馬祖。祖曰甚處去。云石頭去。祖曰石頭路滑。云竿木隨身逢場作戲。 便去。纔到石頭。乃遶禪床一匝。振錫一下問。是何宗旨。頭曰蒼天蒼天。峯無語。 卻回舉似馬祖。祖曰。汝更去。見佗道蒼天蒼天。汝便噓兩聲。峯又去。一依前問。 頭乃噓兩聲。峯又無語。歸舉似馬祖。祖曰向汝道石頭路滑。

              照布衲一夕指半月問溥上座。那一片甚麼處去也。溥曰莫妄想。照曰失卻一片也。


              妙喜曰。自起自倒。 廣慧璉和尚到首山。山問近離甚麼處。曰漢上。山豎拳云漢上還有遮箇麼。曰遮

              箇是甚麼盌鳴聲。山云瞎。曰恰是。拍一拍便出去。 長髭和尚參石頭。頭問甚麼處來。曰嶺南來。頭云大庾嶺頭一鋪功德成就也未。

              曰。成就久矣。只欠點眼在。頭云莫要點眼麼。曰便請。石頭垂下一足。髭便作禮。 頭云你見箇甚麼便禮拜。曰如紅鑪上一點雪。

              仰山問南塔。老僧何似一頭驢。曰佛亦不似。云。佛既不似。似箇甚麼。曰。若 有所似。何異於驢。仰山然之。


               

              楊岐和尚問僧。秋色依依朝離何處。僧云去夏在上藍。曰不涉程途一句作麼生道。

              云兩重公案。曰謝上座答話。僧便喝。岐曰那裏學得遮虗頭來。云明眼尊宿難謾。 曰與麼則楊岐隨上座去也。僧擬議。岐曰念汝鄉人在此。放汝三十棒。問如何是佛。 曰堦前喝棒聲。


              睦州和尚見僧來云?,F成公案。放汝三十棒。雲峯悅云。作賊人心虗。 妙喜曰。又添得一箇。道了問沖密。你道我恁麼道還有過也無。密云作賊人心虗。妙喜曰三箇也有。 道吾真和尚示眾云。古人道。認著依前還不是。實難會。土宿頷下髭鬚多。波斯

              眼深鼻孔大。甚奇恠。歘然透過新羅界。又示眾云。古今日月。依舊山河。若明得去。

              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門。若明不得。謗斯經故。獲罪如是。 夾山和尚示眾云。不知天曉。悟不由師。龍門躍鱗。不墮漁人之手。但意不寄私

              緣。舌不親玄旨。正好知音。此名俱生話。若向玄旨疑去。賺殺闍梨。困魚止濼。鈍 鳥棲蘆。雲水非闍梨。闍梨非雲水。老僧於雲水而得自在。闍梨又作麼生。


              睦州和尚示眾云。裂開也在我。揑聚也在我。有僧問如何是裂開。曰三九二十七

              菩提涅槃真如解脫即心即佛。我且與麼道。汝又作麼生。僧云某甲不與麼道。曰。 盞子撲落地。揲子成七片。雲峯悅云。相罵饒汝接觜。相唾饒汝潑水。

              翠巖芝和尚示眾云。砂裏無油事可哀。翠巖嚼飯餧嬰孩。佗時好惡知端的。始覺 從前滿面灰。

              殃崛摩羅因持鉢至一長者門。其家婦人正值產難。子母未分。長者曰。瞿曇弟子汝為至聖。當有何法能免產難。殃崛語長者云。我乍入道。未知此法。待我回問世 尊。卻來相報。及返具陳斯事。佛告殃崛。汝速去報言。我自從賢聖法來。未曾殺生。殃崛依佛所說往告長者。婦人聞之當時分免。 曹山和尚示眾云。諸方盡把格則。何不與佗道卻。令佗不疑去。雲門在眾出問。


              密密處為甚麼不知有。山曰只為密密所以不知有。門云此人如何親近。曰莫向密密處 親近。云不向密密處親近時如何。曰始解親近。門云喏喏。

              妙喜曰。濁油更著濕燈心。 德山圓明和尚示眾云。與麼來者見成公案。不與麼來者垛生招箭??偛慌c麼來。

              徐六遇擔板。迅速鋒芒猶是鈍漢。萬里無雲青天猶在。僧問倜儻無差時如何。曰繫驢 橛。云過在甚麼處。曰自屎不覺臭。云和尚恁麼道即得。曰蜣蜋推糞毬。問無跡無蹤 是甚麼人行履處。曰偷牛賊。問不歷僧祇獲法身時如何。曰也是牌下立。問羚羊未掛 角時如何。曰獵屎狗。云掛角後如何。曰獵屎狗。問如何是古佛路。曰道邊神樹子。 清涼法眼和尚示眾云。出家人但隨時及節便得。寒即寒。熱即熱。欲識佛性義。 當觀時節因緣。古今方便不少。不見石頭和尚因看肇論云。會萬物為己者其惟聖人乎。佗家便道。聖人無己靡所不己。有一片言語。喚作參同契。末上云。竺土大僊心。


               

              無過此語也。中間也只隨時說話。上座。今欲會萬物為己去。葢盡大地無一法可見。

              佗又囑人云。光陰莫虗度。適來向上座道。但隨時及節便得。若也違時失候。即是虗 度光陰。於非色中作色解。上座。於非色中作色解即是違時失候。且道色作非色解還 當不當。上座。若恁麼會。便是沒交涉。正是癡狂兩頭走。有甚麼用處。上座。但守 分。隨時過。

              襄州廣德周和尚。僧問。承教有言。阿逸多不斷煩惱不修禪定。佛記此人成佛無 疑。此理如何。曰。鹽又盡。炭又無。云鹽盡炭無時如何。曰愁人莫向愁人道。道向 愁人愁殺人。


              妙喜曰。古人恁麼答話。喚作洗腳上船。 二祖問達磨。諸佛法印可得聞乎。曰諸佛法印匪從人得。曰我心未寧乞師安心。

              曰將心來與汝安。曰覔心了不可得。曰與汝安心竟。芭蕉云。金剛與泥人揩背。 香林遠和尚。僧問北斗裏藏身意旨如何。曰。月似彎弓。少雨多風。問如何是室

              內一燈。曰三人證龜成鼈。問如何是衲衣下事。曰臘月火燒山。問魚游陸地時如何。 曰發言必有後救。僧云卻下碧潭時如何。曰頭重尾輕。

              韶州海禪師初見六祖問。即心即佛。願垂指喻。祖曰。前念不生即心。後念不滅 即佛。成一切相即心。離一切相即佛。吾若具說。窮劫不盡。聽吾偈曰。即心名慧。 即佛乃定。定慧等持。意中清淨。悟此法門。由汝習性。用本無生。雙修是正。海信 受。以偈贊曰。即心元是佛。不悟而自屈。我知定慧因。雙修離諸物。


              藥山和尚久不陞堂。一日院主白云。大眾久思和尚示誨。曰打鐘著。時大眾方集 定。便下座歸方丈。

              妙喜曰。葛藤不少。 院主隨後問云。和尚許為大眾說話。為甚麼一言不措。曰。經有經師。論有論師。爭恠得老僧。 妙喜曰。笑殺人。

              西睦和尚上堂。有一俗士舉手云和尚便是一頭驢。曰老僧被汝騎。士無語。後三 日再來云。某甲三日前著賊。睦拈拄杖趂出。


              葉縣省和尚。一日念和尚問云。喚作竹篦則觸。不喚作竹篦則背。合喚作甚麼物 即得。省於此大悟。遂於手中掣得竹篦。拗折擲于堦下卻云。是甚麼。念云瞎。省便 禮拜。因僧請益趙州栢樹子話。省曰我不辭與汝說。還信麼。云和尚重言爭敢不信。 曰汝還聞簷頭雨滴聲麼。其僧豁然。不覺失聲云[口*耶]。省云汝見箇甚麼道理。僧即 以頌對云。簷頭雨滴。分明瀝瀝。打破乾坤。當下心息。省忻然。法華舉和尚示眾云。語漸也。返常合道。論頓也。不留朕跡。直饒論其頓返其常。也是抑而為之。舉到公安遠和尚處。遠問作麼生是伽藍。舉曰。深山藏獨虎。淺草 露羣蛇。云作麼生是伽藍中人。曰。青松葢不得。黃葉豈能遮。云道甚麼。曰。少年


              城市旅游古建筑歷史文化.jpg

               

              翫盡天邊月。潦倒浮桑沒日頭。云。一句兩句。雲開月露。作麼生。曰照破佛祖。

              五祖演和尚示眾云。將四大海水為一枚硯。須彌山作一管筆。有人向虗空裏寫祖 師西來意五字。太平下座大展坐具禮拜為師。若寫不得。佛法無靈驗。有麼有麼。便 下座。大眾散。師高聲云侍者。侍者應喏。曰收取坐具。復問侍者云。還收得坐具麼。侍者提起坐具。演曰我早知汝恁麼也。又示眾云。上是天。下是地。南北東西依舊 位。釋迦老弄精魂。達磨西來多忌諱。忽有箇漢出來道。和尚低聲。但向伊道。祇 要拋塼引玉。


              雲門見僧來參。乃拈起袈裟云。汝若道得。落我袈裟圈[袖-由+貴]裏。汝若道不 得。又在鬼窟裏坐。作麼生。自代云。某甲無氣力。

              妙喜曰。西天斬頭截臂。遮裏自領出去。 玄沙和尚示眾云。佛道閑曠無有程途。無門解脫之門。無意道人之意。不在三際

              故不可昇沈。建立乖真非屬造化。動則起生死之本。靜則醉昏沈之鄉。動靜雙泯即落 空亡。動靜雙收顢頇佛性。直須對塵對境如枯木寒灰。臨時應用不失其宜。鏡照諸像 不亂光輝。鳥飛空中不雜空色。所以十方無影像。三界絕行蹤。不墮往來機。不住中 間意。鐘中無鼓響。鼓中無鐘聲。鐘鼓不相交。句句無前後。如壯士展臂不借佗力。 師子游行豈求伴侶。九霄絕翳何在穿通。一段光明未曾昏昧。若到者裏。體寂寂。常 的的。日赫焰。無邊表。圓覺空中不動搖。吞爍乾坤迥然照。夫佛出世者。元無出入。


              名相無體。道本如如。法爾天真。不同修證。只要虗閑。不昧作用不涉塵泥。箇中 纖毫道不盡。即為魔王眷屬。句前句後是學人難處。所以一句當天。八萬門永絕生死。直饒得似秋潭月影靜夜鐘聲。隨扣擊以無虧。觸波瀾而不散。猶是生死岸頭事。道 人行履處如火消冰。終不卻成冰。箭既離絃無返回勢。所以牢籠不肯住。呼喚不回頭。古聖不安排。至今無處所。若到者裏。步步登玄不屬邪正。識不能識。智不能知。 動便失宗。覺即迷旨。二乘膽戰。十地魂驚。語路處絕。心行處滅。直得釋迦掩室於 摩竭。淨名杜口於毗耶。須菩提唱無說而顯道。釋梵絕聽而雨花。若與麼現前。更疑 何事。沒棲泊處離去來今。限約不得心思路絕。不因莊嚴本來真淨。動用語笑。隨處 明了。


              更無欠少。今時人不悟箇中道理。妄自涉事涉塵。處處染著頭頭繫絆??v悟則 塵境紛紜。名相不實。便擬凝心斂念。攝事歸空。閉目藏睛。纔有念起旋旋破除。細 想纔生即便遏捺。如此見解即是落空亡底外道?;瓴簧⒌姿廊?。冥冥漠漠無覺無知。 塞耳偷鈴徒自欺誑。者裏分別則不然也。不是隈門傍戶。句句現前不得商量。不涉文 墨。本絕塵境本無位次。權名箇出家兒。畢竟無蹤跡。真如凡聖地獄天堂。只是燎狂 子之方。虗空尚無改變。大道豈有昇沈。悟則縱橫不離本際。若到者裏。凡聖也無立 處。若向句中作意。則沒溺殺。學人若向外馳求。又落魔界。如如向上沒可安排。恰 似焰鑪不藏蚊蚋。此理本來平坦。何用剗除。動轉揚眉是真解脫。道不強為意度建立 乖真。若到者裏纖毫不受。措意則差。便是千聖出頭來也。安一字不得。久立珍重。


              趙州和尚到茱萸。將拄杖於法堂上從東過西從西過東。茱萸問作甚麼。州云探水。曰。我遮裏一滴也無。探箇甚麼。州靠卻拄杖便出去?,樞坝X云。勢去奴欺主。年 衰鬼弄人。妙喜曰。鉤在不疑之地。 仰山和尚因溈山問。大地眾生。業識茫茫。無本可據。子作麼生知佗有之與無。

              曰某甲有驗處。時有僧從面前過。仰山召云闍梨。其僧回首。仰曰。和尚。遮箇便是 業識茫茫無本可據。溈山云。此是師子一滴乳。迸散十斛驢乳。

              桐峯庵主因僧問。庵主在遮裏。忽遇大蟲來。又作麼生。主便作大蟲吼。僧作怕 勢。主大笑。僧云遮賊。主云爭柰我何。雪竇云。是則是。兩箇惡賊。只解掩耳偷鈴。無業國師謂弟子慧愔等曰。汝等見聞覺知之性。與太虗同壽。不生不滅。一切境 界本自空寂。無一法可得。迷者不了即為境惑。一為境惑流轉無窮。汝等當知心性本 自有之。非因造作。猶如金剛不可破壞。


              一切諸法如影如響。無有實者。故經云。唯 此一事實。餘二即非真。若了一切空。無一物當情。是諸佛用心處。汝等勤而行之。 溈山和尚示眾云。夫道人之心質直無偽。無背無面。無詐妄心。行一切時中。視 聽尋常。更無委曲。亦不閉眼塞耳。但情不附物即得。從上諸聖只是說濁邊過患。若 無如許多惡覺情見想習之事。譬如秋水澄渟。清淨無為。澹濘無礙。喚佗作道人。亦 名無事人。時有僧問頓悟之人更有修否。曰。若真悟得本。佗自知時。修與不修是兩 頭語。如今初心雖從緣得一切。頓悟自理。猶有無始曠劫習氣未能頓淨。須教渠淨除 現業流識。即是修也。不道別有法教渠修行趣向。從聞入理。聞理深妙心自圓明。不 居惑地??v有百千妙義抑揚當時。此乃得坐披衣自解作活計。以要言之。則實際理地 不受一塵。佛事門中不捨一法。若也單刀直入。則凡聖情盡。體露真常。理事不二。


              即如如佛。

              安國挺禪師因長安講華嚴經僧來問。五祖云。真性緣起。其義云何。祖默然。時 挺侍立次。乃謂曰。大德。正興一念問時。是真性中緣起。其僧言下大悟。

              妙喜曰。一念未興時。不可無緣起也?;蛟灰荒钗磁d。喚甚麼作緣起。我也只要 汝恁麼道。

              越山和尚初參雪峯而染指。後因閩王請於清風樓上齋坐久。舉目忽覩日光?;砣?頓曉。而有偈曰。清風樓上赴官齋。此日平生眼豁開。方信普通年遠事。不從蔥嶺付 將來。歸呈雪峯。峯然之。僧問如何是佛身。曰汝問那箇佛身。云釋迦佛身。曰舌覆 三千界。臨終時集眾示偈云。眼光隨色盡。耳識逐聲消。還源無別旨。今日與明朝。 國清奉和尚。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曰。釋迦是牛頭獄卒。祖師是馬面阿旁。問如何是西來意。曰東壁打西壁。問如何是撲不破底句。曰。不隔毫氂。時人遠嚮。


              洛浦和尚示眾云。末後一句始到牢關。把斷要津不通凡聖。尋常向諸人道。任從

              天下樂欣欣。我獨不肯。何故。如靈龜負圖。自取喪身之兆。鳳縈金網。趣霄漢以何 期。直須旨外明宗。莫向言中取則。是以石人機似汝。也解唱巴歌。汝若似石人。雪 曲也應和。

              夾山和尚因僧問撥塵見佛時如何。曰。欲知此事。直須揮劒。若不揮劒。漁父棲 巢。僧如前問石霜。霜云。渠無國土。甚處逢渠。僧卻舉似夾山。山曰。門庭施設不 無夾山。入理深談猶較石霜百步。


              泐潭英和尚示眾。舉祖師道。一切眾生性清淨。從本無生無可滅。即此身心是幻 生?;没袩o罪福。大眾。先聖恁麼道不妨奇特。奈緣衲僧門下檢點將來。也是食 飽傷心。坐久腰痛。又示眾云。阿呵呵。是甚麼。昨夜蟾光獨自坐。屈指從頭數故人翻憶當時破竈墮。是甚麼。眨起眉毛早蹉過。僧問逢場作戲時如何。曰紅鑪拋出鐵 烏龜。


              天皇和尚問石頭。離卻定慧。以何法示人。頭云。我遮裏無奴婢。離箇甚麼。曰 如何明得。頭云汝還撮得虗空麼。曰與麼則不從今日去也。頭曰未審汝早晚從那邊來。曰某甲不是那邊人。頭云我早知汝來處。曰和尚何得贓誣於人。頭云汝身見在。曰雖然如是。畢竟如何示於後人。頭云汝道阿誰是後人。天皇從此有省。 妙喜曰。且道省得箇甚麼。 太原孚上座在楊州孝先寺講涅槃經。有禪者阻雪在寺。因往聽講。至三因佛性三德法身。廣談法身妙理。禪者失笑。孚講罷。請禪者喫茶。白曰。某甲素志狹劣依文解義。適蒙見笑。且望見教。禪者曰。實笑座主不識法身。孚曰如此解說何處 不是。曰請座主更說一徧。孚曰。法身之理猶若太虗。豎窮三際橫亙十方。彌綸八極 包括二儀。隨緣赴感靡不周徧。曰不道座主說不是。只是說得法身量邊事。實未識法 身在。孚曰。既然如是。禪德當為我說。曰座主還信否。孚曰焉敢不信。曰。若如是。



              座主暫輟講旬日。於室內端然靜慮。收心攝念。善惡諸緣一時放卻。孚一依所教。 從初夜至五更。聞鼓角聲忽然契悟。便去扣門。禪者曰阿誰。孚曰某甲。禪者咄曰。 教汝傳持大教代佛說法。夜來為甚麼醉酒臥街。孚曰。禪德。自來講經。將生身父母 鼻孔扭揑。從今已去更不敢如是。禪者曰。且去。來日相見。孚遂罷講徧歷諸方。久 在雪峯有大聲譽。後歸揚州。被陳尚書留在宅供養。一日謂尚書曰。來日講一徧大涅 槃經報答尚書。書致齋茶畢。孚遂陞座。良久揮尺一下云。如是我聞。乃召尚書。書 應諾。孚云一時佛在。便乃脫去。

              巖頭示眾云。吾甞七八年披究涅槃經。其中有三兩段義頗似衲僧說話。又云休休

              時有僧云請和尚舉。頭曰。吾教意如∴字三點。第一向東方下一點。點開諸菩薩眼。

              第二向西方下一點。點諸菩薩命根。第三向上方下一點。點開諸菩薩頂門。此是涅 槃經中第一段義。又云。吾教意如摩醯首羅。擘開面門豎亞一隻眼。此是第二段義。

              又云。吾教意如塗毒鼓。擊一聲遠近聞者皆喪。此是第三段義。時有小嚴上座出問。如何是塗毒鼓。頭以兩手按膝亞身云。韓信臨朝底。 妙喜舉了喝云??s頭去。


              粉色櫻花假花道具.jpg


              NEXT
              Related news
              Top
              东北老女人大声叫痒视频_亚洲o亚洲欧美精品色播_一级毛片免费完整视频看片_亚洲伊人色欲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