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wklr2"><em id="wklr2"><track id="wklr2"></track></em></code>
  1. <strike id="wklr2"><video id="wklr2"></video></strike>

    <strike id="wklr2"><small id="wklr2"><samp id="wklr2"></samp></small></strike>
      <center id="wklr2"></center>
    1. <object id="wklr2"></object>
      1. <center id="wklr2"></center><object id="wklr2"></object>
        <big id="wklr2"><s id="wklr2"><cite id="wklr2"></cite></s></big><pre id="wklr2"></pre>
              <object id="wklr2"><sup id="wklr2"><mark id="wklr2"></mark></sup></object><code id="wklr2"></code>

              2022年05月27日

              正法眼藏(八)

              TPG01029726.jpg


              沙云。未可。此是意識著述。更須勘過始得。至晚眾僧上來問訊。峯謂稜曰。備頭陀未肯汝在。汝實有正悟對眾舉來。稜又有頌云。萬象之中獨露身。唯人自肯乃方親。 昔時謬向途中覔。今日看來火裏冰。峯乃顧沙曰。不可更是意識著述。後乃住長慶會 下。有匡桶頭常與眾僧說話。一日稜入寮見乃問曰。你每日口嘮嘮作甚麼??镌灰蝗?不作一日不食。稜曰恁麼則磨弓發箭去。曰專待尉遲來。棱曰尉遲來後如何。云待伊 筋骨徧地眼睛突出。稜便出去。


              蒙山明禪師因趂盧行者至大庾嶺。行者見明至。即置衣鉢於石上曰。此衣表信。 可力爭耶。任君將去。明遂舉之。如山不動。踟躕悚慄乃曰。我來求法。非為衣也。 願行者開示。祖曰。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阿那箇是明上座本來面目。明當下 大悟。徧體汗流。泣淚作禮問曰。上來密語密意外。還更有意旨否。祖曰。我今與汝 說者即非密也。汝若返照自己面目。密卻在汝邊。明曰。某甲雖在黃梅隨眾。實未省 自己面目。今蒙指示入處。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今行者即是某甲師也。祖曰。汝若如 是。則吾與汝同師黃梅。善自護持。多福和尚。僧問如何是多福一叢竹。曰一莖兩莖斜。云學人不會。曰三莖四莖曲。妙喜曰。饒汝一莖兩莖斜。三莖四莖曲。還我多福一叢竹。又如何話會。 首山念和尚。僧問萬機喪盡時如何。曰死水不藏龍。云動轉後如何。曰碧眼胡僧笑點頭。問如何是正修行路。曰貧兒不雜食。云撒手歸家去也。曰香臭不曾聞。問如 何是超佛越祖之談。曰。塞北風霜緊。江南雪不寒。問。承古有言。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而今更不疑。意旨如何。曰三尺杖子兩人舁。云還許學人舁也無。曰放下著。 問如何是真如體。曰敲塼打瓦。云此意如何。曰切忌蹋著。問如何是學人本來身。曰 牽牛不入市。


              真淨和尚示眾云。洞山門下要行便行要坐便坐。鉢盂裏屙屎。淨瓶中吐唾。執法 修行如牛拽磨。又示眾云。頭陀石被莓苔裹。擲筆峯遭薜茘纏。羅漢院一年度三箇行 者。歸宗寺裏參退喫茶。僧問如何是佛。師呵呵大笑。僧云何笑之有。云我笑汝隨語 生解。云偶然失利。師遂高聲云。不得禮拜。僧便歸眾。師復笑云。隨語生解。明招和尚因到泉州坦長老處。坦云。夫參學。一人所在亦須到。半人所在亦須到。招便問。一人所在即不問。作麼生是半人所在。坦無語。後卻令小師問招曰。你欲 識半人所在麼。也只是箇弄泥團漢。深明二上座因到淮河。見人牽網有魚透出。深曰。明兄??≡?。一似箇衲僧。明 曰。雖然如此。爭似當初不撞入網羅好。深曰。明兄。汝欠悟在。明至半夜方省。妙喜曰。明上座省得底。且道是網羅裏底。是出網羅底。 巖頭同雪峯欽山辭德山。山問甚麼處去。曰暫辭和尚下山去。山云子佗後作麼生。頭曰不忘和尚。山云子憑何有此語。頭曰。豈不聞道智與師齊減師半德。智過於師


              方堪傳授。山云。如是如是。善自護持。於是三人取辭。欽山到澧州先住。二人到鼇山阻雪。巖頭每日祇是打睡。雪峰一向坐禪。峯喚云。師兄師兄且起。只管打睡。頭 便喝曰。噇眠去。每日牀上恰似箇七村裏土地。佗時後日魔魅人家男女去在。峯自點 胸云。某甲遮裏未穩在。不敢自謾。頭曰。我將謂汝異日向孤峯頂上盤結草菴播揚大 教。猶作遮箇語話。若實如此。據汝見處一一說來??磵o云。初到浙中見鹽官和尚舉 色空義得箇入處。頭曰。此去三十年切忌舉著。峯云。又因見洞山和尚過水悟道頌有 箇省處。頭曰。若恁麼。自救也未徹在。峰云。又問德山從上宗乘中事學人還有分也 無。德山打一棒云。道甚麼。我此時豁然如桶底脫。頭喝曰。汝不聞道從門入者不是 家珍。峰云如何即是。頭曰。佗後若欲播揚大教。一一從自己胷襟流出將來。與我葢 天葢地去。峯於言下大悟。跳下禮拜起來連聲云。師兄。今日始是鼇山成道。今日始 是鼇山成道。


              韶國師在眾時問龍牙。天不能葢地不能載時如何。牙曰道者合如是。韶經十七次 問。牙云。道者。若為汝說??秩暌厌崃R我去在。韶後住天臺通玄峯。因澡浴次忽省 前話。便具威儀焚香望龍牙禮拜云。當時若與我說破。我今日定罵佗也。妙喜曰。即今也不少。 達禪師禮拜六祖頭不至地。祖呵曰。禮不投地。何如不禮。汝心中必有一物。蘊習何事邪。曰念法華經已及三千部。祖曰。汝若念至萬部。得其經意不以為勝。則與 吾偕行。汝今負此事業都不知過。聽吾偈曰。禮本折慢幢。頭奚不至地。有我罪即生。


              亡功福無比。祖又曰。汝名甚麼。對曰名法達。祖曰。汝名法達。何曾達法。復說 偈曰。汝今名法達。勤誦未休歇??照b但循聲。明心號菩薩。汝今有緣故。吾今為汝 說。但信佛無言。蓮華從口發。師聞偈悔過曰。而今而後當謙恭一切。惟願和尚大慈 略說經中義理。祖曰。汝念此經。以何為宗。師曰。學人愚鈍。從來但依文誦念。豈 知宗趣。祖曰。汝試為吾念一徧。吾當為汝解說。師即高聲念經。至方便品。祖曰。 止。此經元來以因緣出世為宗??v說多種譬喻。亦無越於此。何者。因緣唯一大事。 一大事即佛知見也。汝慎勿錯解經意。見佗道開示悟入自是佛之知見。我輩無分。若 作此解。乃是謗經毀佛也。彼既是佛。已具知見。何用更開。汝今當信佛知見者。只 汝自心。更無別體。葢為一切眾生自蔽光明。


              TPG01030728.jpg


              貪愛塵境。外緣內擾。甘受驅馳。便勞 佗從三昧起。種種苦口勸令寢息。莫向外求。與佛無。二故云開佛知見。汝但勞勞執 念謂為功課者。何異犛牛愛尾也。師曰。若然者。但得解義不勞誦經邪。祖曰。經有 何過。豈障汝念。只為迷悟在人。損益由汝。聽吾偈曰。心迷法華轉。心悟轉法華。 誦久不明己。與義作讐家。無念念即正。有念念成邪。有無俱不計。長御白牛車。師 聞偈再啟曰。經云。諸大聲聞乃至菩薩皆盡思度量。尚不能測於佛智。今令凡夫但悟 自心便名佛之知見。自非上根未免疑謗。又經說三車。大牛之車與白牛車如何區別。 願和尚再垂宣說。祖曰。經意分明。汝自迷背。諸三乘人不能測佛智者?;荚诙攘恳?。饒伊盡思共推轉加懸遠。佛本為凡夫說。不為佛說。此理若不肯信者。從佗退席。


              殊不知坐卻白牛車。更於門外覔三車。況經文明向汝道。無二亦無三。汝何不省三車 是假。為昔時故。一乘是實。為今時故。只教汝去假歸實。歸實之後實亦無名。應知 所有珍財盡屬於汝。由汝受用。更不作父想。亦不作子想。亦無用想。是名持法華經。從劫至劫手不釋卷。從晝至夜無不念時也。師既蒙啟發。踴躍歡喜。以偈贊曰。經 誦三千部。曹溪一句亡。未明出世旨。寧歇累生狂。羊鹿牛權設。初中後善揚。誰知 火宅內。元是法中王。祖曰。汝今後方可名為念經僧也。玄沙和尚問雪峯。某甲如今大用去。和尚作麼生。峯遂將三箇木毬一時拋出。沙 遂作斫牌勢。峯曰。汝親在靈山。方得如此。沙云也祇是自家事。


              妙喜曰。祇許老胡知。不許老胡會。 漸源隨侍道吾往弔慰。源乃拊棺云。生邪死邪。吾曰生也不道。死也不道。源云為甚不道。吾曰不道不道?;刂林新?。源云。和尚快與某甲道。若不道。打和尚去也。吾曰。打即任打。道即不道。源便打。吾歸院曰。汝宜離此去??种碌弥槐?。 源至石霜。舉前話請益。霜曰。生也不道。死也不道。源云為甚不道。霜曰不道不道。源於此有省。道吾遷化後。源將鍬子於法堂上從西過東從東過西。霜曰作甚麼。源 云覔先師靈骨。霜曰。洪波浩渺白浪滔天。覔甚麼先師靈骨。源云正好著力。霜曰。 遮裏針劄不入。著甚麼力。源持鍬肩上便出。保寧勇和尚頌云。終日挨門復倚樓。幾 回明鏡照梳頭。一從事得潘郎後。也解人前不識羞?;尢煤蜕惺颈娫?。不與萬法為侶。即是無諍三昧。便恁麼去時。爭柰絃急則聲促。若能向紫羅帳裏撒真珠。未必善因而招惡果。又示眾云。礙處非墻壁。通處沒虗空。若能如是會。心色本來同。拂子是色。那箇是心。靈利漢纔聞舉著。隔墻見角早知 是牛。更若擬議思量。白雲千里萬里。


              靈雲和尚因長生問?;煦缥捶謺r如何。曰靈柱懷胎。云分後如何。曰如片雲點太 清。云未審太清還受點也無。雲不對。生云恁麼則含生不來也。雲亦不對。生云直得 純清絕點時如何。曰猶是真常流注。生云如何是真常流注。曰似鏡常明。云未審向上 還有事也無。曰有。生云如何是向上事。曰打破鏡來與汝相見。雲門和尚有時云。燈籠是你自己。把鉢盂噇飯飯不是自己。有僧便問。飯是自己 時如何。門云遮野狐精。三家村裏漢。復云。來來。不是你道飯是自己。云是。曰驢 年夢見三家村裏漢。妙喜曰。用盡自己心。笑破佗人口。 石門聰和尚示眾云。第一句道得。石裏迸出。第二句道得。挨拶將來。第三句道得。自救不了。又示眾云。五白貓兒爪距獰。養來堂上絕蟲行。分明上樹安身法。切 忌遺言許外生。作麼生是許外生底句。莫錯舉。僧入室問。正當與麼時還有師也無。 曰。燈明連夜照。甚處不分明。僧云畢竟事如何。曰來日是寒食。問。古人急水灘頭毛毬子。意旨如何。曰雲開月朗。問。急水灘問連底石。意旨如何。曰屋破見青天。云屋破見青天意旨如何。曰通上徹下。 報慈聞鳩子鳴乃問僧是甚麼聲。云鵓鳩聲。慈曰欲得不招無間業。莫謗如來正法輪。


              洞山初和尚牛兒頌。自牧一牛兒。出入無欄圈。放在芳草中。毛色方能顯。朝去 無人趂。暮歸無人喚。其力不可當。有角無鼻綣。不使任從伊。使著隨人轉。天下無 荒田。盡是此牛變。有人若覔伊。走去天涯畔。牽來似諸人。問汝見不見。雲峯悅和尚示眾。舉教中道。此見及緣元是菩提妙淨明體。又道。林木池沼皆演 法音。交光相羅如寶絲網。奇恠。諸禪德。古聖與麼說話。喚作回首塵勞曲開方便。 所以道。如我按指海印發光。汝暫舉心塵勞先起。會麼。拂子且將揮世界。拄杖權為 答話人。以拂子擊一擊。又示眾云。有情之本依智海以為源。含識之流總法身而為體。只為情生智隔想變體殊。達本情亡知心體合。諸禪德。會麼。古佛與露柱相交。佛 殿與天王闘額。若也不會。單重交拆。


              龐居士問馬祖曰。不昧本來人。請師高著眼。祖直下覰。士曰。一種沒絃琴。唯 師彈得妙。祖直上覰。士乃作禮。祖歸方丈。士隨後入曰。弄巧成拙。妙喜曰。馬師覰上覰下即不無。爭柰昧卻本來人。居士雖然禮拜。渾崙吞箇棗。 馬祖歸方丈。士隨後入云弄巧成拙。救得一半。藥山和尚示眾云。祖師只教汝保護。若貪嗔起來。切須防禁。莫教棖觸。是你欲 知枯木石頭。卻須擔荷。實無枝葉可得。雖然如此。更宜自看。不得絕卻言語。我今 為汝說遮箇語。顯無語底。佗那箇本來無耳目等貌。時有僧問云何有六趣。師云。我 此要輪。雖在其中。元來不染。問不了身中煩惱時如何。師曰煩惱作何相狀。我且要 你考看。更有一般底只向紙背上記持言語。多被經論惑。我不曾看經論冊子。汝只為 迷事走失自家不定。所以便有生死心。未學得一言半句一經一論。便說與麼菩提涅槃 世攝不攝。若如此解即是生死。若不被此得失繫縛便無生死。汝見律師說甚麼尼薩耆。


              突吉羅。最是生死本。雖然與麼。窮生死且不可得。上至諸佛下至螻蟻盡有此。長 短好惡大小不同。若也不從外來。何處有閒漢掘地獄待你。你欲識地獄道。只今鑊湯 煎煑者。是欲識餓鬼道。只今多虗少實不令人信者是。欲識畜生道。見今不識仁義不 辨親疎者是。豈非披毛戴角斬割倒懸。欲識人天。只今清淨威儀持瓶挈鉢者是。切須 保任。免墮諸趣。第一不得棄遮箇。遮箇不是易得。須向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 此處行不易。方有少分相應。如今出頭來。盡是多事人。覔箇癡鈍漢不可得。莫只記 冊子中言語。以為自己見知。見佗不解者便生輕慢。此輩盡是闡提外道。此心直不中

              。切須審悉。與麼道猶是三界邊事。莫在衲衣下空過。到遮裏更微細在。莫作等閑。 須知珍重。

               

              翠巖和尚。僧問。凡有言句盡是點汙。如何是向上事。曰凡有言句盡是點汙。問古人拈椎豎拂意旨如何。曰邪法難扶。問僧繇為甚麼寫誌公真不得。曰作麼生合殺。 問險惡道中以何為津梁。曰藥山再三叮囑。廣慧真和尚。僧問如何是廣慧境。曰山寺前頭資慶後。問如何是和尚家風。曰杴 爬钁子。風穴一日問真園頭。會昌沙汰時。護法善神向甚麼處去。曰常在闤闠中。要 且無人見。穴云汝徹也。


              TPG01030748.jpg


              妙喜曰。汝道風穴自徹也未。 黃龍璣和尚。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曰琉璃鉢盂無底。問如何是君王劒。曰不傷萬類。云佩者如何。曰血濺梵天。云大好不傷萬類。璣便打。問毛吞巨海芥納須彌。 不是學人本分事。如何是學人本分事。曰封了合盤市裏揭。問急切相投請師通信。曰 火燒裙帶。問如何是大疑底人。曰對坐盤中弓落盞。云如何是不疑底人。曰再坐盤中 弓落盞。問風恬浪靜時如何。曰百尺竿頭五兩垂。李尚書。名翱。仰慕藥山道風。特入山致敬。肅莊客禮。直造座前。山端然看經 殊不顧視。李乃云。見面不如聞名。拂袖便行。山卻召尚書。李回首。山曰何得貴耳 而賤目。李遂致拜。起問如何是道。山以手指天指淨瓶。李云不會。山曰。雲在青霄 水在瓶。李乃拜謝。贈詩云。鍊得身形似鶴形。千株松下兩函經。我來問道無餘事。 雲在青霄水在瓶。


              首山志和尚問念和尚。德山棒臨濟喝。未審意旨如何。念云汝試道看。志便喝。 念拈棒。志指棒云莫亂做。念擲下棒云明眼人難謾。志云草賊大敗。僧問如何是祖師 西來意。曰三尺杖子破瓦盆。問如何是佛。曰桶底脫。問從上諸聖有何言句。曰如是 我聞。僧云不會。曰信受奉行。嘉州白水和尚。僧問如何是西來意。曰。四溟無窟宅。一滴潤乾坤。問曹溪一路 合談何事。曰。澗松千載鶴來聚。月中香桂鳳凰歸。妙喜曰。又道曹溪無俗談。 鼓山晏國師示眾云。若是靈利底。撩著便休去。似遮般漢。千里萬里去也。有甚麼救處。進前退後。納箇如何。醉人相似。有甚麼衲僧氣息。既然如是。且宗門中事 作麼生。諸和尚到遮裏也須是箇漢始得。大不容易。兄弟。鼓山不惜口業向汝諸人道。不假記一字。亦不用一功。亦不用眨眼。亦不用呵氣。大坐著便紹卻去。諸和尚。 且道紹甚麼。為復紹佛紹法。紹禪紹道。紹佛向上事涅槃後句。若紹此句。得為大妄。喚作望上心不息。與諸兄弟了無交涉。於諸人分上作麼生紹。普請驗看是甚麼。為 復是凡是聖。是毗盧師法身主。在甚麼處居住。甚麼年月有渠。方圓闊狹長短大小。 試道看。還有絲髮大物解葢覆得麼。還有分毫許間隔麼。向阿那裏抄。向阿那裏寫。 諸和尚。與麼顯露。與麼聊要。何不直下便承當取。又更刺頭入佗言句裏意識中學。 有甚麼交涉。不見道意為賊識為浪。走作馳求終無歇分。若自不具眼就人揀辨。卷子


              裏抄冊子裏寫。假饒百千萬句。龍宮海藏一時吞納。盡是佗人。不干自己。亦喚作識學依通。猶如水母借鰕為眼。無自由分。亦如盲者辨色。依佗語故。實不能辨色之正 相。若是學經律論。佗自有人在。所以鼓山尋常道。經有經師。律有律師。論有論師。有函有號。有部有帙。白日牕前夜附燈燭。自有人傳持在。禪師作麼生。還有人道 得麼。試出來道看。時有學人問如何是目前顯露底機。曰道甚麼。僧再問。師喝出。 鵞湖問諸大德。行住坐臥畢竟以何為道。對云知者是。曰。不可以智知。不可以 識識。安得知者是。有對云無分別是。曰。善能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安得 無分別是。有對云四禪八定是。曰。佛身無為不墮諸數。安在四禪八定邪。是時舉眾杜口。妙喜曰。相罵饒你接觜。相唾饒你潑水。 仰山和尚問僧汝是甚處人。曰幽州人。山曰汝還思彼處否。曰常思。山曰。彼處樓臺林苑人馬駢闐。汝返思思底還有許多般也無。僧於言下有省。乃曰。某甲到遮裏。一切總不見有。山曰。汝解猶在境。信位即是。人位即不是。僧曰和尚莫別有指示 否。山曰。別有別無即不中。據汝見處。只得一玄。得坐披衣向後自看。


              盤山和尚示眾云。向上一路千聖不傳。學者勞形如猿捉影?,樞坝X云。上來講讚。無限良因。五洩初到石頭處云。一言相契即住。不契即去。頭據坐。洩便行。頭召云闍梨。 洩回首。頭云。從生至死只是遮箇?;仡^轉腦作麼。洩於言下大悟。乃拗折拄杖。雲居祐和尚示眾云。參學之士。須得悟由發明心地。若悟法身主。盡大地草木歸 依佛法僧。若悟毗盧師。虗空世界歸依佛法僧。且道喚甚麼作法身主。喚甚麼作毗盧 師。要得直下會麼。眼睛裏放光現瑞。耳竅裏轉大法輪。又結夏示眾云。無相光中有 一無位真人。出沒三界流轉五道。不捨十惡業不墮五陰身。不除煩惱障不證涅槃心。 不憎毀禁不敬持戒。不經冬不過夏。汝等諸人還知去處麼。良久云。九旬陽焰裏。五 分法身圓。


              端師子看楞嚴經二頌。七處徵心心不遂。慒懂阿難不瞥地。直饒徵得見無心。也 是泥中洗土塊。八還之教垂來久。自古宗師各分剖。直饒還得不還時。也是蝦跳不出 斗。

              藥山和尚問雲巖甚處來。云百丈來。曰百丈有何言句。云。有時示眾云。我有一 句子百味具足。山曰。鹹即鹹味。淡即淡味。不鹹不淡是常味。作麼生是百味具足底 句。巖無對。山笑曰爭柰目前生死何。巖云目前無生死。曰。二十年在百丈處。俗氣 也不除。次日又問。海兄更說甚法。云。有時道三句外會取。六句外省去。山曰且喜 沒交涉。又問更說甚麼法。云。有時陞堂眾集。以拄杖打下。復召大眾。眾回首。卻 云是甚麼。山曰何不早道。巖於此有省。妙喜曰。省去即不無。爭柰未出葛藤窠。


              瑯邪覺和尚示眾云。汝等諸人在我遮裏過夏。與你點出五般病。一不得向萬里無 寸草處去。二不得孤峯獨宿。三不得張弓架箭。四不得物外安身。五不得滯於生殺。 何故。一處有滯。自救難為。五處若通。方名導師。汝等諸人若到諸方遇明眼作者。 與我通箇消息。貴得祖風不墜。若是常徒。即須寢息。何故。躶形國裏誇服飾。想君 大殺不知時。又頌栢樹子話云。趙州庭前栢。衲僧皆罔測。一堂雲水僧。盡是十方客。


              唐中宗遣內侍薛簡馳詔迎請六祖。願師慈念速赴上京。祖上表辭疾。願終林麓。 簡曰。京城禪德皆云。欲得會道必須坐禪習定。若不因禪定而得解脫者。未之有也。 未審師所說法如何。祖曰。道由心悟。豈在坐也。經云。若見如來若坐若臥。是行邪 道。何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若無生滅。是如來清淨禪。諸法空寂是如來清淨坐。 究竟無證豈況坐邪。簡曰。弟子回京。主上必問。願和尚慈悲指示心要。祖曰。道無 明暗。明暗是代謝之義。明明無盡。亦是有盡。簡曰。明喻智慧。暗況煩惱。修道之 人儻不以智慧照破煩惱。無始生死憑何出離。祖曰。若以智慧照煩惱者。此是二乘小 見。羊鹿等機。上智大根悉不如是。簡曰如何是大乘見解。祖曰。明與無明其性無二。無二之性即是實性。實性者。處凡愚而不減。在賢聖而不增。住煩惱而不亂。居禪 定而不寂。不斷不常不來不去。不在中間及其內外。不生不滅性相如如。常住不遷名 之曰道。簡曰。師曰不生不滅。何異外道。祖曰。外道所說不生不滅者。將滅止生以 生顯滅。滅猶不滅生說無生。我說不生不滅者。本自無生今亦無滅。所以不同外道。 汝若欲知心要。但一切善惡都莫思量。自然得入清淨心體。湛然常寂妙用恒沙。簡蒙 指教?;砣淮笪?。


              香嚴和尚垂語云。如人上樹??阢晿渲?。手不攀枝。腳不蹋樹。樹下有人問西來 意。不對則違他所問。若對又喪身失命。當恁麼時。作麼生即是。有虎頭上座云。上 樹即不問。未上樹請和尚道。嚴呵呵大笑。雪竇云。樹上道即易。樹下道即難。老僧 上樹也。致將一問來。保寧勇頌云。曲設多方老古錐。那堪枝上更生枝。好如良馬窺 鞭影。逐塊且非師子兒。妙喜曰。吞得栗棘蓬。透得金剛圈。了看遮般說話。也是泗州人見大聖。 永明壽禪師因二僧來參。乃問參頭曾到此間否。云曾到。又問第二上座曾到否。云不曾到。壽曰一得一失。少選侍者問。適來二僧。未審那箇失那箇得。壽曰。汝曾 識遮二僧也無。云不曾識。壽云同坑無異土。羅漢南和尚示眾云。大智如愚。大巧若拙。勿謂今朝中秋令節。八極同風千潭共 月。三十年來蘆花照雪。與麼悟去。腦門百裂。又示眾云。[颱-臺+弗][颱-臺+弗]籬根 菊正黃。妙談西祖意瑯瑯。不知誰解聞斯語??盀樽陂T立紀綱。便見羅漢拂子展大神 通?;魑氖馄召t觀音勢至。穿過諸人髑髏。必也盡知來處??芍^於出入息中供養恒沙諸佛。若也不知。分付德山臨濟。擊一擊。長慶云。寧說阿羅漢有三毒。不說如來有二種語。不道如來無語。只是無二種語。保福云。作麼生是如來語。慶云聾人爭得聞。福云情知汝向第二頭道。慶云作麼生 是如來語。福云喫茶去。


              TPG01030759.jpg


              金峯志和尚拈起枕子曰。一切人喚作枕子。金峯道不是。僧云未審和尚喚作甚麼。志拈起枕子。僧云與麼則依而行之也。曰汝喚作甚麼。云枕子。曰落在金峯窠裏。 玄沙和尚欲徧歷諸方參尋知識。攜囊出嶺。築著腳指流血。痛楚歎曰。是身非有。痛從何來。便回雪峯。峯一日問那箇是備頭陀。曰終不敢誑於人。又一日峯召曰。 備頭陀。何不徧參去。曰。達磨不來東土。二祖不往西天。峯然之。又閱楞嚴發明心 地。由是應機敏捷與修多羅冥契。峯歎曰。備頭陀乃再來人也。


              六祖一日謂門人曰。吾欲歸新州。汝等速治舟楫。門人曰。師從此去。早晚卻回。祖曰。葉落歸根。來時無口。法雲秀云。非但來時無口。去時亦無鼻孔。 趙州聞沙彌喝參。乃向侍者云。教伊去。侍者纔教去。沙彌便珍重。州謂傍僧云。沙彌得入門。侍者在門外。 廣慧璉和尚問念和尚。學人親到寶山??帐只貢r如何。念曰家家門前火把子。璉於言下大悟云。某甲不疑天下老和尚舌頭也。念曰汝會處作麼生。與我說來看。曰只 是地上水碙砂也。念曰汝會也。璉便禮拜。妙喜曰。你道念和尚還肯佗廣慧也無。若道肯佗。何故不與一棒。若道不肯佗。 何故不與一棒。有人於此道得。妙喜與你一棒。


              永光真和尚示眾云。言鋒若差。鄉關萬里。直須懸崖撒手。自肯承當。絕後再蘇。欺君不得。非常之旨。人焉廋哉。 嵆山章和尚在投子作柴頭。喫茶次。投子謂曰。森羅萬象總在遮一椀茶裏。章便

              覆卻茶云。森羅萬象在甚麼處。投子曰可惜一椀茶。章後謁雪峯。峯問莫是章柴頭麼。章乃作輪椎勢。峯肯之。 香城和尚初參通和尚。問一似兩箇時如何。通曰一箇賺汝。香城乃省。僧問。囊無繫螘之絲。廚乏聚蠅之糝時如何。城曰。日捨不求。思從妄得。 明招和尚問疎山?;⑸咦?。那箇無尾巴。山云第七箇無尾巴。 藥山與道吾雲巖游山次。見兩株樹一枯一榮。山乃問巖云??菡呤?。榮者是。云榮者是。山曰。與麼則灼然一切處光明燦爛去。又問道吾。吾云枯者是。山曰。與麼 則灼然一切處枯淡去。少頃高沙彌至。山又問。高云??菡邚馁⒆钥?。榮者從佗自榮。山回顧雲巖道吾曰。不是不是。 南嶽讓和尚初參六祖。祖問甚處來。曰嵩山來。祖曰甚麼物恁麼來。曰說似一物即不中。祖曰還假修證也無。曰。修證即不無。汙染即不得。祖曰。只此不汙染。乃 諸佛之護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


              智門祚和尚示眾云。雪峯輥毬。羅漢書字。歸宗斬蛇。大隋燒畬。且道明甚麼邊事。還有人明得麼。試道看。若明不得。所以道斬蛇須是斬蛇手。燒畬須是燒畬人。 瞥起情塵生妄見。眼裏無筋一世貧。僧問如何是大通智勝佛。曰言無再響。云如何是 十劫坐道場。曰禍不單行。云如何是佛法不現前。曰金屑雖貴。云如何是不得成佛道。曰眼裏著不得。 普化和尚居常入市振鐸云。明頭來明頭打。暗頭來暗頭打。四方八面來旋風打。虗空來連架打。一日臨濟令僧捉住云??偛豁N來時如何?;虚_云。明日大悲院裏 有齊。僧回舉似濟。濟云我從來疑著遮漢。趙州和尚因僧游臺山。凡問一婆云。臺山路向甚處去。婆云驀直去。僧纔行三五 步。婆云。好箇師僧。又恁麼去。有舉似州。州云待我去為勘過遮婆子。明日便去亦 如此問。婆亦如是對。州歸為眾曰。臺山婆子我為勘破了也。大溈喆頌云。叢林老作 世無儔。凜凜威風四百州。一擊鐵關曾粉碎。恩大難將雨露酬。韶國師因有僧問法眼。如何是曹源一滴水。法眼曰是曹源一滴水。師聞之言下有 省。後住蓮華峯有頌云。通玄峯頂。不是人間。心外無法。滿目青山。法眼聞之乃云。只消此一頌。自然續得吾宗。 妙喜曰。滅卻法眼宗。只緣遮一頌。


              TPG01030850.jpg

              NEXT
              Related news
              Top
              东北老女人大声叫痒视频_亚洲o亚洲欧美精品色播_一级毛片免费完整视频看片_亚洲伊人色欲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