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wklr2"><em id="wklr2"><track id="wklr2"></track></em></code>
  1. <strike id="wklr2"><video id="wklr2"></video></strike>

    <strike id="wklr2"><small id="wklr2"><samp id="wklr2"></samp></small></strike>
      <center id="wklr2"></center>
    1. <object id="wklr2"></object>
      1. <center id="wklr2"></center><object id="wklr2"></object>
        <big id="wklr2"><s id="wklr2"><cite id="wklr2"></cite></s></big><pre id="wklr2"></pre>
              <object id="wklr2"><sup id="wklr2"><mark id="wklr2"></mark></sup></object><code id="wklr2"></code>

              2022年05月27日

              正法眼藏(七)

              TPG01028991.jpg


              徑山大慧禪師   宗杲    集并著語後學黃葉庵沙門智舷校閱 靈泉仁和尚。僧問如何是祖師意。曰。仰面獨揚眉?;仡^自拍手。問如何是和尚家風。曰。騎牛帶席帽。過水著靴衫。 大安山省和尚。僧問離四句絕百非請和尚道。曰我王庫內無如是刀。問重重關鎖信息不通時如何。曰爭得到遮裏。云到後如何。曰彼中事作麼生。問如何是真中真。 曰十字街頭泥佛子。鹿門真和尚。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曰有鹽無醋。如何是道人。曰口似鼻孔。云 忽遇客來如何祇待。曰柴門草戶謝汝經過。問如何是禪。曰鸞鳳入鷄籠。云如何是道。曰藕絲牽大象。問劫壞時此箇還壞也無。曰。臨崖看滸眼。特地一場愁。問如何是 和尚轉身處。曰昨夜三更失卻枕子。


              泐潭準和尚示眾云。鑽珍珠解玉板卻易看??呋\著楔卻難。月色和雲白。松聲帶 露寒即不問。你諸人且道大目犍連共須菩提商量箇甚麼事。良久云。東家杓柄長。西家杓柄短。

              洞山初和尚示眾云。洞山遮裏尋常方丈內不似諸方一箇上來一箇下去。啾啾唧唧 地衷私說底禪道佛法。盡是向你兄弟面前滿口說滿口道滿口拈提滿口欒揀。無你左遮 右掩處。一時和底翻出。諸禪德。作麼生委悉。汝試對眾道看。譬如太末蟲處處泊得。不能泊於火焰之上。被佗諸方老禿甜唇美舌說作配當。道遮箇是禪。遮箇是道。遮 箇是菩提涅槃。遮箇是真如解脫。被丈二釘八尺楔楔在眼裏。不知不覺。乍到洞山遮 裏。不知是何說話。會得麼。直饒會得真如涅槃菩提解脫毫末無差。也被條繩子於腳 跟下繫卻。不得出離。若是靈利衲僧。一齩齩斷。作箇脫灑衲僧。豈不快哉。若三齩 兩齩齩不斷。準前打入骨董社裏。有甚麼出頭時。洞山事不獲已。傍地裏為你著力。 天童啟和尚問伏龍和尚甚麼處來。曰伏龍來。曰還伏得龍麼。云不曾伏遮畜生。 曰喫茶去。又簡大德問。學人卓卓上來請師的的。曰我遮裏一屙便了。有甚麼卓卓的的。云。和尚恁麼答話。更買草鞋行腳好。曰近前來。簡近前。師曰只如老僧恁麼對。過在甚處。簡無對。師便打。 夾山示眾云。坐斷主人公。不落第二見。北院通和尚出眾曰。


              須知有一人不合伴。山曰猶是第二見。通掀倒禪牀。山曰老兄作麼生。曰某甲舌頭爛卻即向和尚道。通 異日又問曰。目前無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豈不是和尚語。山 曰是。通乃掀倒禪牀叉手立地。山起來打一拄杖。通便下去。法眼云。是佗掀倒禪牀 何不便去。須待夾山打一棒了去。意在甚麼處。六通紹和尚參涌泉。一日燒畬歸。泉問去甚麼處來。曰燒畬來。泉云火後事作麼 生。曰鐵蛇鑽不入。雲葢罕和尚。僧問如何是嶽頂浪滔天。曰文殊正作閙。云正作閙時如何。曰不向 機前展大悲。乾峯示眾云。舉一不得。舉二放過。一著落在第二。雲門出眾云。昨日有人從天 臺來。卻往徑山去。峯云明日不得普請。妙喜曰。彼此揚家醜。賴遇無傍觀者。 慈明和尚示眾云。法身無相應物現形。豎起拄杖云。遮箇是拄杖。阿那箇是法身。遮箇葛藤且止。僧堂佛殿穿入汝等諸人鼻孔裏去也。四大海水在汝頭上。海龍王在 汝指甲下。汝等還覺麼。若覺去。晝行三千夜行八百。腳下煙生頭上火起。若也不知。饑來喫飯困來眠。卓拄杖一下。 烏石觀和尚常閉門獨坐。一日雪峯敲門便開。峯扭住云是凡是聖。觀乃唾云。遮野狐精。推出復閉卻門。峯云也只要識老兄。 雙嶺真和尚問道吾。無神通菩薩為甚麼足跡難尋。吾曰同道者方知。云和尚還知否。曰不知。云何故不知。曰。去。不識我語。 道吾和尚始於村墅聞巫者樂神云識神無。師忽然省悟。後參關南常和尚印其所解。


              復遊德山門下。凡上堂示徒。戴蓮花笠。披襴執簡。擊鼓吹笛??诜Q魯三郎。有時 云。打動關南鼓。唱起德山歌。有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以簡揖云諾。甞問灌溪曰作 麼生。溪云無位。曰莫同虗空麼。云遮屠兒。曰有生可殺即不倦。徑山諲和尚。僧問掩息如灰時如何。曰猶是時人功幹。云幹後如何。曰耕人田不 種。云畢竟如何。曰禾熟不臨場。楊岐會和尚示眾云。雪雪。處處光輝明皎潔。黃河凍鎖絕纖流。赫日光中須迸裂。須迸裂。那吒頂上喫蒺[卄/梨]。金剛腳下流出血。又示眾云。蹋著秤鎚硬似鐵。啞 子得夢向誰說。須彌頂上浪滔天。大洋海底遭火爇。脇尊者問童子云汝從何來。曰我心非往。祖云汝住何所。曰我心非止。祖云汝不 定耶。曰諸佛亦然。祖云汝非諸佛。曰諸佛亦非。大愚芝云。祖師一問。童子一答。 總欠會在。如今諸人作麼生會。

               

              妙喜曰。直饒如今會得。更參三生六十劫。

              藥山問石頭。三乘十二分教某甲粗知。甞聞南方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實未明了。 伏望和尚慈悲指示。頭云。與麼也不得。不與麼也不得。與麼不與麼總不得。汝作麼 生。山佇思。頭云。子因緣不在此。江西有馬大師。子往彼去。應為子說。山至彼。 準前請問。馬祖云。我有時教伊揚眉瞬目。有時不教伊揚眉瞬目。有時教伊揚眉瞬目 者是。有時教伊揚眉瞬目者不是。山於是有省。便作禮。馬祖曰。子見箇甚麼道理。 山云。某甲在石頭時。如蚊子上鐵牛。祖曰。汝既如是。宜善護持。一日祖曰子近日 作麼生。山曰。皮膚脫落盡。唯有真實在。祖曰。子之所得??芍^恊於心體布於四肢

              。既能如是。將三條篾束取肚皮隨處住山去。曰。某甲又是何者。敢言住山。祖曰。 不然。未有長行而不住。未有長住而不行。欲益而無所益。欲為而無所為。宜作舟航 莫久住此。山於是禮辭再返石頭。一日坐次。石頭來見乃問。汝在遮裏作甚麼。曰一 物不為。頭云恁麼即閑坐也。曰若閑坐即為也。頭云。汝道不為。不為箇甚麼。曰千 聖亦不識。頭乃有頌云。從來共住不知名。任運相將只麼行。自古上賢猶不識。造次凡流豈可明。


              妙喜曰。物是實價。錢是足陌。 佛鑑和尚示眾云。十五日已前事。錦上鋪花。十五日已後事。如海一漚發。正當十五日。大似一尺鏡。照千里之像。雖則真空絕跡。其柰海印發光。任佗露柱開花。 說甚佛面百醜。何故如此。到頭霜夜月。任運落前溪。大愚芝和尚示眾云。闍梨橫吞巨海。老僧背負須彌。且道闍梨老僧相去多少。還 會麼。王令稍嚴。不許攙行奪市。僧問如何是和尚為人一句。曰四角六張。云意旨如 何。曰八凹九凸。問如何是城裏佛。曰十字街頭石幢子。問如何是道。曰八斛四斗。 云如何是道中人。曰煑粥煠飯。問如何是佛。曰鋸解秤鎚。云如何是祖師西來意。曰。白日燒地臥。夜間炙地眠。問。古人從苗辨地因語識人。學人上來請師辨。曰花光 土地。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曰天寒日短。云達磨未來時如何。曰在西天。云來後如 何。曰在唐土。真淨和尚示眾云。師子不食鵰殘??禚椖谴蛩劳?。放出臨濟大龍。抽卻雲門一顧。遂拈拄杖云。龍行雨至。三草二木。 溈山和尚一日侍立百丈。丈問誰。曰靈祐。丈云汝撥爐中有火否。山撥曰無火。


              丈躬起深撥得少火。舉以示之云。此不是火。山乃開悟禮謝。陳其所解。丈曰。此乃 暫時岐路耳。經云。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時節既至如迷忽悟如忘忽憶。方省 己物不從他得。故祖師云。悟了同未悟。無心亦無法。只是無虗妄凡聖等心。本來心 法元自備足。汝今既爾。善自護持。又一日侍百丈游山行到林間。丈曰典座還將得火 來否。山云將得來。丈曰在甚麼處。山乃拈一莖柴吹兩吹度與百丈。丈曰如蟲禦木。


              TPG01029034.jpg


              妙喜曰。百丈若無後語。洎被典座熱謾。船子和尚與同參道吾相別次。謂道吾曰。他後有靈利座主指一箇來。遂於華亭汎 一小舟。故時號船子和尚。後道吾到京口。遇夾山上堂。僧問如是法身。山曰法身 無相。云如何是法眼。曰法眼無瑕。道吾不覺失笑。山乃下座請問道吾。某甲適來祗 對僧話必有不是。致令上座失笑。望上座不吝慈悲。吾曰。和尚一等出世。未有師在。華亭參船子和尚去。曰訪得獲否。吾曰。此人上無片瓦遮頭。下無卓錐之地。山遂 易服直造華亭。船子纔見便問。大德住甚麼寺。曰。似即不住。住即不似。曰不似又 不似箇甚麼。曰不是目前法。曰甚處學得來。曰非耳目之所到。曰。一句合頭語。萬 劫繫驢橛。又問。垂絲千尺。意在深潭。離鈎三寸。子何不道。山擬開口。船子便以 篙打落水中。纔上船又曰道道。擬開口又打。夾山忽然大悟。乃點頭三下。船子曰。 竿頭絲線從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山遂問。拋綸擲釣師意如何。曰。絲懸淥水。浮 定有無之意。山曰語帶玄而無路。舌頭談而不談。曰。釣盡江波。金鱗始遇。山乃掩 耳。船子曰如是如是。遂囑曰。汝向去直須藏身處沒蹤跡。沒蹤跡處莫藏身。吾二十 年在藥山只明斯事。汝今既得。他後不得住城隍聚落。但向深山裏钁頭邊覔取一箇半 箇接續。無令斷絕。夾山乃辭行。頻頻回顧。船子遂喚闍梨闍梨。夾山回首。船子豎 起橈云。汝將謂別有。乃覆船入水而逝。


              白雲端和尚示眾。舉雲門拈三平頌云。即此見聞非見聞。喚甚麼作見聞。無餘聲 色可呈君。有甚麼口頭聲色。箇中若了全無事。有甚麼事。體用無妨分不分。語是體。體是語。復拈拄杖云。拄杖是體。燈籠是用。是分不分。不見道一切智智清淨。大 眾。雲門只解依樣畫蛾眉。圓通則不然。即此見聞非見聞。無餘聲色可呈君。眼是眼。耳是耳。箇中若了全無事。體用無妨分不分。四五百條花柳巷。二三千處管絃樓。 僧問如何是佛。曰鑊湯無冷處。如何是佛法大意。曰水底按葫蘆。如何是祖師西來意。曰烏飛兔走。 南院問風穴南方一棒作麼生商量。穴云作奇特商量。穴卻問南院此間作麼生商量。院拈拄杖橫按云。棒下無生忍。臨機不見師。 妙喜曰。風穴當時好大展坐具禮三拜。不然與掀倒禪牀。乃回顧沖密曰。你道風穴當時禮拜即是。掀倒禪床即是。沖密云草賊大敗妙。喜曰。你看遮瞎漢。便打。 法華舉和尚到大愚芝和尚處。愚問。古人見桃花。意作麼生。曰曲不藏直。云。


              那箇且從。遮箇作麼生。曰。大街拾得金。四鄰爭得知。云上座還知麼。曰。路逢劒 客須呈劒。不是詩人不獻詩。云作家詩客。曰一條紅線兩人牽。云。玄沙道諦當甚諦 當。又作麼生。曰。??萁K見底。人死不知心。云卻是。曰樓閣凌雲勢。峯巒疊翠層。復呈頌曰。鳳返自騰霄漢去。靈雲桃樹老鵶棲。古今休頌桃花意。天上人間不可陪。


              趙州和尚示眾云。金佛不度爐。木佛不度火。泥佛不度水。真佛內裏坐。菩提涅槃真如佛性盡是貼體衣服。亦名煩惱。不問即無煩惱。且實際理地甚麼處著。一心不 生。萬法無咎。汝但究理而坐二三十年。若不會。截取老僧頭去。夢幻空花徒勞把捉。心若不異。萬法一如。既不從外得。更拘執作甚麼。如羊相似。亂拾物安向口裏。 老僧見藥山和尚道。有人問著。但教合取狗口。老僧亦教合取狗口。取我是垢。不取 我是淨。如獵狗相似。專欲喫物。佛法在甚麼處。遮裏千人萬人盡是覔佛漢子。覔一 箇道人。無若與空王為弟子。莫教心病最難醫。未有世界早有此性。世界壞時此性不 壞。自從一見老僧後。更不是別人。只是箇主人公。遮箇更用向外覔作麼。正恁麼時。莫轉頭換腦。若轉頭換腦即失卻去也。時有僧問。承師有言。世界壞時此性不壞。 如何是此性。曰四大五陰。云。此猶是壞底。如何是此性。曰四大五陰。法眼云。是 一箇兩箇。是壞不壞。且作麼生會。試斷看。


              妙喜曰。軍營裏天王。 大溈真如和尚示眾云。汾州道。識得拄杖子。行腳事畢。乃拈拄杖云。遮箇是拄杖子。那箇是行腳事。直饒向遮裏見得。於衲僧門下只是箇脫白沙彌。若也不識。且 向三家村裏東卜西卜。忽然卜著也不定。子湖和尚門下立一牌。牌上書云。子湖有一隻狗。上取人頭。中取人心。下取人 足。擬議則喪身失命。僧問如何是子湖一隻狗。師曰嘷嘷。臨濟下二僧來參。方揭簾。師曰看狗。二僧回顧。師便歸方丈。 西天禁斷鐘鼓。故謂之沙汰。經于七日。提婆尊者運神通登樓撞鐘。諸外道眾一時共集至鐘樓下。其門封鎖。乃高聲問樓上撞鐘者誰。提婆曰天外道。曰天者誰。曰 我。曰我者誰。曰你。曰你者誰。曰狗。曰狗者誰。曰你。曰你是誰。曰我。曰我是 誰。曰天。如是往返七度。外道一眾知自負墮。奏聞國王再鳴鐘鼓大興佛法。


              花藥英和尚示眾。驀拈拄杖云。我今為汝保任此事終不虗也。大覺世尊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不賺汝諸人。還信得及麼。喝一喝云。上 無攀仰。下絕己躬。虗空大地。咸出心中。萬里八九月。一身西北風。卓一卓。大顛和尚因石頭問那箇是汝心。曰見言語者是。頭便喝出。經旬日間大顛復問。 前者既不是。除此外何者是心。頭云。除卻揚眉瞬目。將心來。曰無心可得將來。頭 云元來有心。何言無心。無心盡同謗。大顛於言下悟入。


              TPG01029706.jpg


              妙喜曰。且道大顛悟得箇甚麼。 白馬山靄和尚。僧問如何是清淨法身。曰井底蝦蟇吞卻月。問如何是白馬正眼。曰面南看北斗。 保寧勇和尚示眾云。大方無外。大圓無內。無內無外聖凡普會。瓦礫生光須彌粉碎。無量法門百千三昧。拈起拄杖云??傇谡谘Y。會麼。蘇嚕蘇嚕[口*悉]哩[口*悉]哩。又示眾云。真相無形示形顯相。千恠萬狀自此而彰。喜則滿面生光。怒則雙眉阧豎。非凡非聖或是或非。人不可量天莫能測。直下提得未稱丈夫。喚不回頭且莫錯恠。僧問石霜。咫尺之間為甚不覩師顏。霜曰我道徧界不曾藏。僧後問雪峯。徧界不 曾藏意旨如何。峯云甚麼處不是石霜。僧回舉似石霜。霜云。遮老漢。著甚麼死急。 玄沙云。山頭老漢蹉過也。


              雲居膺和尚示眾云。得者不輕微。明者不賤用。識者不咨嗟。解者無厭惡。從天 降下則貧寒。從地湧出則富貴。門裏出身易。身裏出門難。動則埋身千丈。不動則當 處生苗。一言迥脫獨拔當時。言語不要多。多則無用處。姜山方和尚示眾云。穿雲不渡水。渡水不穿雲。乾坤把定不把定。虗空放行不放 行。橫三豎四乍離乍合。將長補短即不無。汝諸人飯是米做一句子要且難道。良久云。私事不得官酬。僧問如何是一塵入正受。曰蛇銜老鼠尾。云如何是諸塵三昧起。曰 鱉咬釣魚竿。云與麼則東西不辨南北不分去也。曰。堂前一盌夜明燈。簾外數莖青瘦 竹。問諸佛未出世時如何。曰不識酒望子。云出世後如何。曰釣魚船上贈三椎。


              德山圓明和尚示眾云。但參活句。莫參死句?;罹湎滤]得。千劫萬劫永無疑滯。 一塵一佛國一葉一釋迦是死句。揚眉瞬目舉指豎拂是死句。山河大地更無誵訛是死句。時有僧便問如何是活句。曰波斯仰面看。僧云恁麼則不謬也。圓明便打。 雲門和尚問新到云。雪峯和尚道。開卻路。達磨來也。我問你作麼生。僧云築著和尚鼻孔。門云。地神惡發。把須彌山一摑。[跳-兆+孛]跳上梵天。拶破帝釋鼻孔。 你為甚麼向日本國裏藏身。僧云和尚莫謾人好。門曰築著老僧鼻孔又作麼生。僧無對。門曰將知你只是學語之流。 妙喜曰。擔一擔懵懂。換得一檐骨董。無星秤子秤來。付與無知漆桶。且道無知漆桶將作何用。你若道得活脫句。許你親見雲門。 開先智和尚示眾曰。宗之與教。權道。佛之與祖。強名。受教傳心俱為虗妄。求真覔實轉更參差。若取自己自心為究竟。必有佗物佗人作對治。時有僧問如何則是。 曰是則有非。云如何得入。曰汝何劫在外頭。問如何是佛。曰汝喚那箇作眾生。云與 麼則無佛無眾生也。曰遮眾生。問如何是平常心。曰蜂蠆狼貪。云與麼則全眾生心也。


              曰你道那箇是平常心。云不會。曰汝佗後會去在。問四大何緣有形。曰你道虗空何 緣無像。云到遮裏卻不會。曰我也不會。又曰。汝道汝不會。與我不會。是一是二。 云乞和尚慈悲。曰我早晚曾罵辱汝。問如何是大道。曰我無小徑。云如何是小徑。曰 我不知有大道。問和尚見處如何。曰非汝境界。云學人見處如何。曰取我處分又爭得。云乞師指授。曰我長劫來不曾蒙蔽汝。 五祖演和尚示眾云。山僧昨日入城見一棚傀儡。不免近前看?;蛞姸藝榔嫣??;蛞娽h陋不堪。動轉行坐青黃赤白一一見了。子細看時。元來青布幔裏有人。山僧忍俊 不禁乃問長史高姓。佗道。老和尚??幢阈?。問甚麼姓。大眾。山僧被佗一句。直得 無言可對。無理可伸。還有人為山僧道得麼。昨日那裏落節。今日遮裏拔本。又示眾云。白雲不會說禪。三門開向兩邊。有人動著關捩。兩片東扇西扇。又舉靈雲悟桃花

              頌云。三十年來尋劒客。幾回落葉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如今更不疑。玄沙 云。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說甚麼諦當。更參三十年始得。


              睦州和尚示眾云。汝等諸人還得箇入頭處也未。若未得箇入頭。須得箇入頭。若 得箇入頭。已後不得辜負老僧。又云。明明向汝道尚自不會。豈況葢覆將來。時有僧 出禮拜云某甲終不敢辜負和尚。曰早是辜負我了也。妙喜曰。咄。葛藤得也未。 龍牙和尚示眾云。參玄人須透祖佛始得。新豐和尚道。祖佛言教如生冤家。始有參學分。若透不得。即被祖佛謾去。僧便問祖佛還有謾人之心也無。曰汝道江湖還有 礙人之意麼。又曰。江湖雖無礙人之意。為時人過不得江湖。成礙人去。不得道江湖 不礙人。祖佛雖無謾人之心。為時人透不得。祖佛成謾人去。不得道祖佛不謾人。若 透得祖佛過。此人過卻祖佛。若也如是。始體得祖佛意。方與向上人同。若也未透得。但學佛求祖。則萬劫無有出期。僧便問如何不被祖佛謾去。曰道者直須自悟始得。 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曰待石烏龜解語即向汝道。云烏龜語也。曰向汝道甚麼。問古 人得箇甚麼便休去。曰如賊入空屋。報慈嶼和尚。僧問心眼相見時如何。曰向汝道甚麼。問如何是實見處。曰絲毫不 隔。云與麼即見也。曰南泉甚好去處。問如何是西來意。曰昨夜三更送過江。問臨機 便用時如何。曰海東有果樹頭心。


              西川西禪和尚。僧問。佛是摩耶降。未審和尚是誰家子。曰水上卓紅旗。問。三 十六路。阿那箇一路最妙。曰不出第一手。云忽被出頭時如何。曰脊著地也不難。太原孚上座在雪峯掌浴室。玄沙和尚問訊雪峯次。峯云。我此間有箇老鼠。今在 浴室下。沙云待與和尚勘過。纔去見孚上座打水次。乃云新到相看。孚云已相見了也。沙云甚麼劫中曾相見來。孚云莫瞌睡。沙復去白雪峯云已勘破了也。峯云作麼生勘。沙舉前話。峯云汝著賊了也。 妙喜曰。又勘破一箇。


              朱世英待制甞以書問真淨和尚云。佛法至妙。日用如何用心。如何體究。望慈悲 指示。真淨曰。佛法至妙無二。但未至於妙。則互有長短。茍至於妙。則悟心之人如 實知自心究竟本來成佛。如實自在。如實安樂。如實解脫。如實清淨。而日用唯用自 心。自心變化把得便用。莫問是之與非。擬心思量早不知也。不擬心。一一天真。一 一明妙。一一如蓮花不著水。心清淨超於彼。所以迷自心故作眾生。悟自心故成佛。 而眾生即佛佛即眾生。由迷悟故有彼此也。如今學道人多不信自心。不悟自心。不得 自心明妙受用。不得自心安樂解脫。心外妄求禪道。妄立奇特。妄生取捨??v修行。 落外道二乘禪寂斷見境界。所謂修行恐落斷???。其斷見者斷滅卻自心本妙明性。一 向心外著空滯禪寂。常見者不悟一切法空。執著世間諸有為法以為究竟也。


              西堂藏和尚。有俗士問有天堂地獄否。曰有。云有佛法僧寶否。曰有。更有多問。盡答言有。云和尚恁麼道莫錯否。曰汝曾見尊宿來邪。云某甲曾參徑山和尚來。曰 徑山向汝作麼生道。云佗道一切總無。曰汝有妻否。云有。曰徑山和尚有妻否。云無。曰徑山和尚道無即得。 李尚書問僧。馬大師有甚麼言教。僧云。大師或說即心即佛?;蛘f非心非佛。李云總過遮邊。李卻問西堂藏和尚。馬大師有甚麼言教。藏召尚書。李應諾。藏曰鼓角 動也。泐潭興和尚。南泉至。見興面壁。泉乃拊興背。興問汝是阿誰。曰普願。興云如 何。曰也尋常。云汝何多事。妙喜曰。也要驗過。 牛頭山巖禪師。隋大業中為郎將。常以弓掛一濾水囊。隨行所至汲用。累從大將征討頻立戰功。唐武德中年四十遂乞出家。入舒州皖公山從寶月禪師為弟子。甞在谷 中入定。山水暴漲怡然不動。其水自退。有昔同從軍者二人聞巖隱遁。乃共入山尋之。既見謂巖曰。郎將狂邪。何為住此。答曰。我狂欲醒。君狂正發。夫嗜色淫聲。貪 榮冐寵。流轉生死。何由自出。二人感悟歎息而去。巖後入牛頭山。謁融禪師發明大 事。融謂曰。吾受信大師真訣。所得都亡。設有一法過於涅槃。吾說亦如夢幻。夫一 塵飛而翳天。一芥墮而覆地。汝今已過此見。吾復何云。


              TPG01029711.jpg


              六祖聞僧舉臥輪偈云。臥輪有伎倆。能斷百思想。對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長。祖 曰。此偈未明心地。若依而行之。是加繫縛。因示一偈曰?;勰軟]伎倆。不斷百思想。對境心數起。菩提作麼長。 疎山和尚。有僧為造壽塔了來白疎山。山問汝將多少錢與匠人。僧云一切在和尚。山曰。為將三文錢與匠人。為將兩文錢與匠人。為將一文錢與匠人。若道得與吾親 造塔。僧無對。羅山時在大庾嶺住菴。其僧到。羅山問甚處來。云疎山來。羅山曰近 日有何言句。僧舉前話。羅山曰還有人道得否。僧云未有人道得。羅山曰。汝卻回舉 似疎山道。大嶺聞舉云。若將三文錢與匠人。和尚此生決定不得塔。若將兩文錢與匠 人。和尚與匠人共出一隻手。若將一文錢與匠人。帶累匠人眉鬚墮落。其僧便回舉似 疎山。山聞此語便具威儀望大嶺禮拜歎云。將謂無人。大嶺有古佛。放光射到此間。 卻向僧曰。汝去向大嶺道。猶如臘月蓮花。僧復持此語舉似羅山。山曰早已龜毛長數 丈。昔有僧到翠巖相看。值不在。遂看主事。事云參見和尚也未。曰未。事乃指狗子 云。上人要見和尚。但禮拜遮狗子。僧無語。後翠巖歸聞得乃云。作麼生免得與麼無 語。雲門云。欲觀其師。先觀弟子。妙喜曰。當時若作遮僧。便禮狗子一拜。


                十八祖伽耶舍多至月氏國。見十九祖鳩摩羅多。問是何徒眾。祖云是佛弟子。彼聞佛號心神竦然。即時閉戶。祖良久扣其門。彼曰此舍無人。祖曰答者是誰。彼聞語 異遽開門。汾州昭代云。泊合忘卻。疎山仁和尚手握木蛇。有僧問手中是甚麼。山提起曰曹家女。問如何是和尚家風。曰尺五頭巾。曰如何是尺五頭巾。曰圓中取不得。又舉香嚴語問鏡清??现夭坏萌?道者作麼生會。清云全歸肯重。曰肯重不得全又作麼生。清云箇中無肯路。曰始愜病 僧意。韶山普和尚因遵布衲到山下相見。遵便問韶山路向甚處去。山以手指曰。嗚。那 青青黯黯處去。遵近前把住云。久嚮韶山。莫便是否。曰。是即是。闍梨有甚事。云。擬伸一問。師還答否。曰。想君不是金牙作。爭解彎弓射尉遲。云。鳳凰直入煙霄 內。誰怕林間野雀兒。曰當軒畫鼓從君擊。試展家風似老僧。云。一句逈超千聖外。 松蘿不與月輪齊。曰。饒君直出威音外。猶較韶山半月程。云未審過在甚麼處。曰倜 儻之詞時人知有。云。與麼則真玉泥中異。不撥萬機塵。曰魯般門下徒施巧妙。云。 某甲只與麼。和尚又如何。曰。玉女夜拋梭??楀\於西舍。云莫便是和尚家風也無。 曰。耕夫製玉漏。不是行家作。云。此猶是文言。作麼生是和尚家風。曰。橫身當宇 宙。誰是出頭人。山復曰。闍梨有衝天之氣。老僧有入地之謀。闍梨橫吞巨海。老僧 背負須彌。闍梨按劒上來。老僧亞槍相待。向上一路速道速道。遵云明鏡當臺請師一 鑑。曰不鑑。云為甚不鑑。曰淺水無魚徒勞下釣。遵無語。山便打。


              妙喜曰。笑殺睦州陳尊宿。 瑯邪覺和尚示眾。舉僧問馬祖如何是佛。曰即心是佛。云如何是道。曰無心是道。云佛與道相去多少。曰佛如展手。道如握拳。古人方便即不無。山僧遮裏也有些子。若無人買。山僧自賣自買去也。如何是佛。巖前多瑞艸。如何是道。澗下足靈苗。 佛與道相去多少。數片白雲籠古寺。一條綠水遶青山。又示眾。舉先梁山云。南來者 與三十棒。北來者與三十棒。然雖如是。不當宗乘。梁山好一片真金。將作頑鐵賣卻?,樞凹床蝗?。南來者與三十棒。北來者與三十棒。從教天下衲僧貶剝。 泐潭準和尚示眾云。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記得昔日僧問雲門。如何是雲門一曲。門云臘月二十五。僧云唱者如何。曰且緩緩。諸禪德。遮箇豈不是時節。且 作麼生會雲門意。雲門一曲。清聲透處。該括十方。和者難齊。非同六律。所以道東 家唱歌。西家不得默坐。寶峯今日快便難逢。也唱一徧供養大眾。諦聽諦聽。乃引聲 唱云。囉囉哩。哩哩囉。天寒且唱一半。歸堂喫茶。又社日示眾云。萬般施設不如常。又不驚人又久長。如常恰似秋風至。無意涼人人自涼。甜瓜徹蔕甜??囵B根苦。 今朝四海九州人盡拜社翁并社母。唯有七十二候年王。冷地裏觜盧都一場莽鹵。


              打地和尚自江西領旨。自晦其名。凡學者致問。唯以棒打地而示之。時謂之打地 和尚。一日被僧藏卻棒。然後問。師回頭尋棒不見乃云。若在遮裏。洎著一棒。有問門人曰。只如和尚每有人問便打地。意旨如何。門人即於竈底取柴一片擲在釜中。妙喜曰。養子不及父。家門一世衰。 谷山問秀溪和尚。聲色純真。如何是道。溪曰亂道作麼。山卻從東邊過西邊立。溪曰若不恁麼即禍事也。山卻過東邊。溪乃下禪床。方行兩步被谷山捉住云。聲色純 真事作麼生。溪便掌。山云十年後要箇人下茶也無。溪曰要谷山老漢作麼。谷山呵呵 大笑三聲。華林和尚有僧來參。方展坐具。林曰緩緩。僧云和尚見甚麼。曰??上гS??钠?鐘樓。其僧從此悟入。黃檗慧和尚參疎山仁和尚。初到時正值坐法堂受參?;巯阮櫼暣蟊娙会嶂聠栐?。 剎那便去時如何。山曰。畐塞虗空。汝作麼生去?;墼划w塞虗空。不如不去。山便休?;巯绿脜⒌谝蛔?。座曰。適觀上座祇對和尚。語甚奇特?;墼淮四寺薁枌嵶耘既?。 敢望慈悲開示愚迷。座曰一剎那間還有擬議否?;垤堆韵麓笪?。


              盤山和尚在馬大師會下出街中教化。忽見一客人買豬肉謂屠者曰。精底割一斤來。屠者放下刀叉手云。長史。那箇不是精底。山於此有省。後一日出門見人舁喪。歌 郎振鈴云。紅輪決定沉西去。未委魂靈往那方。幕下孝子哭云。哀哀。山乃大悟。踴 躍而歸。馬祖印其所證。山臨遷化謂眾曰。還有人邈得吾真否。眾或寫得真呈。皆不 契。時普化出云。某甲邈得和尚真。山云呈似老僧看?;舜蚪疃范?。山云遮廝兒 向後甚麼處掣風顛去。夾山會下有僧到石霜。纔跨門便云不審。霜曰不必闍梨。僧云恁麼則珍重。其僧 又到巖頭處。依前云不審。頭噓一聲。僧云恁麼則珍重。僧方回身。頭曰雖是後生亦 能管帶。其僧歸舉似夾山。山上堂云。前日到巖頭石霜底阿師出來如法舉著。僧舉了。山云。大眾。還會麼。眾無對。山云。若無人道得。老僧不惜兩莖眉毛道去也。石 霜雖有殺人刀。且無活人劒。巖頭亦有殺人刀。亦有活人劒。


              妙喜曰。癡人面前不得說夢。 五祖演和尚示眾云。一向恁麼去。路絕人稀。一向恁麼來。辜負先聖。去此二途。祖佛不能近。設使與白雲同生同死。亦未稱平生。何也。鳳凰不是凡間鳥。不得梧 桐誓不棲。又示眾云。恁麼恁麼。鰕跳不出斗。不恁麼不恁麼。弄巧成拙。軟似鐵。 硬如泥。金剛眼睛十二兩。衲僧手裏秤頭低。有價數。沒商量。無鼻孔底將甚麼聞香。僧問如何是臨濟下事。曰五逆聞雷。云如何是雲門下事。曰紅旗閃爍。云如何是曹 洞下事。曰馳書不到家。云如何是溈仰下事。曰斷碑橫古路。僧禮拜。演云何不問法 眼下事。云留與和尚。曰巡人犯夜。長慶稜和尚參靈雲。稜問如何是佛法大意。雲曰。驢事未去。馬事到來。稜如是 往來雪峯玄沙二十年間不明此事。一日卷簾忽然大悟。乃有頌曰。也大差。也大差。 卷起簾來見天下。有人問我解何宗。拈起拂子劈口打。峯舉謂玄沙曰。此子徹去也。


              TPG01029715.jpg

              NEXT
              Related news
              Top
              东北老女人大声叫痒视频_亚洲o亚洲欧美精品色播_一级毛片免费完整视频看片_亚洲伊人色欲综合网